首页 > 娱乐 > 欧美明星 / 王长田 《姜子牙》滑铁卢 王长田老了吗

王长田 《姜子牙》滑铁卢 王长田老了吗

原创 新月 锦缎 收录于话题#影视娱乐1#光线传媒1

10月9日,国庆假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光线传媒暴跌近14%,市值缩水66亿。

这是因为《姜子牙》这部原本被市场赋予高期望值的国产动画电影,高开低走、口碑中落之下,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的结果。而这也与去年《哪吒》大超预期后,光线传媒股价的高歌猛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图1:《哪吒》《神化传奇》股价表现发布窗口光线传媒,来源:Wind

成者为王败者寇,“中国漫威”的“封神宇宙”就这样梦碎了吗?光线传媒的企业价值就此被颠覆了吗?

01

《姜子牙》回报率堪忧

因疫情被迫退出春节档的国产动画电影《神化传奇》终于在今年登陆国庆档。

《姜子牙》的全国产制作团队由上千名中国动画人历时四年打造,从入行28年的元老到入行仅1年的新人均参与其中,这对于人才孵化和团队打磨是一次十分难得的机遇。

同时,作者也在尝试以更深层次的方式探索世界观和价值观,很多细节都展现了他对上帝与人的界限的思考。作品的呈现虽然相对不成熟,但在构思上还是展现了创作团队的雄心壮志。

《姜子牙》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均为光线传媒出品的动画电影,后者在19年暑期档创造的50亿元票房神话和8.4的超高豆瓣评分,让观众和资本市场都对《姜子牙》满怀期待。

10月1日上映的《神化传奇》斩获3.6亿票房,创下中国动画电影上映首日票房新纪录;票房破10亿,只用了3天17: 31,也刷新了中国动画电影10亿大关的最短时间。

然而,火爆的开局过后是口碑的逐步走低。豆瓣评分从上映首日的7.5分逐步下滑至10月9日的7.0分,世界观暗黑、剧情牵强、笑点不足成为观众最为诟病的槽点。

与此相伴的是票房的开合。从目前的票房下滑不难推断,《神化传奇》的票房很难与哪吒抗衡。

猫眼预测《姜子牙》的总票房将达到15.05亿元,假设制片方分账比例为35%,则制片方将分得5.27亿元。据悉影片的总制作成本为5亿元,那么意味着以光线传媒为首的制片方的投资回报率仅为5%。

图2:神化传奇和哪吒单日票房对比。来源:猫眼专业版

02

王长田老了吗?

光线传媒由王长田创立于1998年。创立早期,光线的主营业务为电视节目的制作和发行。公司擅长娱乐节目的制作,代表性节目包括《娱乐现场》、《音乐风云榜》、《是真的吗?》等,主要通过制作收入和广告分成的方式变现。

图3:光媒早期代表性电视节目,来源:CICC

娱乐节目制作和销售一方面为公司聚集了大量娱乐圈人脉,另一方面帮助公司在全国各个层级的电视台积累了广泛的宣发网络和广告主资源。由此,公司由电影发行起步,尝试切入电影行业,并一度成为国内第二大民营电影发行公司。

凭借在电影发行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资金,公司于2009年开始进入电影制作和投资行业。公司在项目选择上谨慎稳健,主要投资低成本电影,重点扶持新导演。

2012-2013年投资的徐峥处女座《泰囧》、赵薇处女座《致青春》均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使得光线在电影制作领域名声大噪,开始跻身国内制片公司的第一梯队。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光的谨慎成为了市场批评的焦点。

一边是电影市场如红炉之火,《战狼2》、《红海行动》、《流浪地球》等叫好又叫座的爆款影片频出;另一边却是光线始终不温不火,很难在爆款影片中找到光线的身影,而不少早期扶持过的新导演也在羽翼丰满后不再和光线合作。

市场开始担心王长田老了,甚至有投资人因为不满光线的业绩在投资者交流活动中愤然离场。

市场开始担心王长田老了,甚至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交流活动中因为不满Light的表现而愤然离场。

图4:光媒创始人王长田,来源:百度百科

终于,2018年下半年开始,以某女星查税风波为起点,影视行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不少以“高举高打”、“赌爆款”为策略的影视公司开始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事实上,内容生产行业的特点自然决定了业绩的巨大波动性和不可预测性。

一方面,相对于下游影院等渠道端,上游的内容创作行业进入门槛更低,创作的灵感加上少量的资金,也可以进行影片拍摄,甚至有逆袭大制作影片的机会;

另一方面,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和观看口味的多样化,爆款电影在上映前往往难以预测。因此,对于制作公司来说,花巨资打造爆款是一项非常冒险的投资。

而王长田在行业疯狂时依然保持清醒,继续贯彻回报率优先的谨慎战略,帮助光线在行业“寒冬”中活了下来。

02

“以小博大”的意外收获

事实上,在行业的寒冬里,光不仅生存下来,甚至生活得更好。

2019年暑期,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横空出世,让市场重新对光线刮目相看。大幅度刷新国产动画多项记录的超高票房,不仅远超市场预期,甚至是王长田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但是,理解了光的策略之后,我们会发现哪吒的成功是偶然的必然。当行业还在激烈争夺流量明星和爆款电影的时候,光线已经在动画电影领域“谋划已久”。

自2013年前后,光线即开始投资动画公司。2015年,光线高调宣布成立彩条屋影业集团,专注打造高品质的动画电影。目前,彩条屋投资的动画公司多达20余家,横跨3D、2D、漫画等制作领域。

图4:2015年投资成立条纹屋的动画公司13家。来源:中银国际证券

相比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的商业模式优越性是显而易见的。

在中国,明星片酬一直是影视行业最大的成本,天价片酬甚至一度成为阻碍电影质量的顽疾。18年来,监管部门有意对明星薪酬提出限制,但考虑到头部明星仍是稀缺资源,明星的票房号召力是投资者预测票房回报的重要抓手,明星薪酬仍难以大幅降低,从而不断打压制作公司的盈利能力。

而动画电影则无需受此制约。毕竟米老鼠和唐老鸭再火,也无法要求“涨价”。另外,动漫形象的创作者,即便后期离开公司,也无法带走已经成熟的IP和商业价值,这在漫威的曲折发展史中已经得到验证。

一般光媒运营的动画电影总制作成本不超过1亿元。此外,彩条屋并不谋求控制对动画公司的投资,通常只拿20-40%的股份,在剧本、创意、宣传等方面给予全方位支持。

动画电影的布局,实际上也是管理层一直以来贯彻审慎战略的结果,并在《哪吒》上产生了“以小博大”的意外收获。

02

“封神宇宙”的梦想还是要有

在哪吒爆炸之后,投资者一度非常关注IP的多元化运营,影视、游戏、玩具等行业的很多企业都上门为光寻求IP授权。

以迪士尼为例,目前其主题公园和度假村占总收入的36%,消费品和互动媒体收入占总收入的13%,上述衍生品的销售收入已经远远超过影视娱乐本身带来的收入。

然而光线似乎并不着急,对《哪吒》的IP授权表现地相当克制。

不过光芒似乎并不着急,在哪吒的IP授权中相当克制。

图5:迪士尼2019年营业收入板块构成,来源:wind

实际上,IP胡乱授权一直是我国IP运营过程中的问题所在。

比如很多网文创作者,急于变现,将电视剧、电影、游戏、手作等不同形态产品的开发权授予不同的合作伙伴,最终导致人物不团结、世界观混乱,对IP本身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哪吒》成功后,光线实际上是在下一盘“封神宇宙”的大棋。

最初公司推出了哪吒、神化传说等一系列单一神话形象,长期来看,意在打通众多角色,建立统一的利益格局,形成类似漫威宇宙的大动画矩阵。在动漫形象数量尚少的早期,公司克制IP授权,等待时机成熟,着眼大局进行规划,再次体现了管理层的稳定和成熟。

《姜子牙》没能再现《哪吒》的辉煌,但庆幸的是,光线传媒的管理层目前依然保持清醒和理智。正如前文所说,内容创作的路途从来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但到目前为止,光线传媒一直行驶在正确的方向上。

“封宇宙”的梦想还是有必要的。万一实现了呢?

原标题:《《姜子牙》滑铁卢,王长田老了吗?》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