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搞笑图片 / 无锡是哪个省的城市 哪个城市不爱才 为什么无锡比较特别

无锡是哪个省的城市 哪个城市不爱才 为什么无锡比较特别

关于巨型锡商荣氏兄弟的故事有很多,但我想没有多少人听过这样的故事。

这个故事有两个主角,一个是王余庆,一个是薛明健。

在今天无锡太湖最值得称赞的景点中,李花园是由建造的。近年来,王氏后裔、著名主持人出版了《李园惊梦》一书,讲述了这个家族几代人的故事。在无锡全国工商业发展的鼎盛时期,是容氏兄弟的得力助手,面粉厂的销售主管。

然而,他不愿意过上只有月薪的小康生活,于是他想到创业,开始计划和毛鑫的另一位同事一起独立办厂。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是老板荣所知道的。荣氏兄弟真的不想失去大将,不想让他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他们明智地提出参与他们的面粉厂。

然后,一个新的面粉厂诞生了。

这家名为阜新的工厂,以4万元的资本起家,只用了8年的时间,就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面粉帝国。1921年,阜新开了8家工厂,用的是美国最新的面粉机器,似乎是中国面粉企业的领头羊。

薛明建,在抗战前,一直是“主人”,是荣德生身边不可多得的智囊和助手。晚年潜心著述,出版有《李年谱》、《汉语词典目录提要》、《月季花培育法》、《鹌鹑饲养法》等。

精力充沛的薛明健不仅服务于沈心三厂,还亲自参与创办实业,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云里化工公司。

这家工厂是中国第一家碳酸钙工厂,也是无锡最早的化工企业之一。

但这不是重点。

1923年,在荣德生的支持下,薛明建以“封建工头制”改为“工程师负责制”开始了沈心三厂的工厂管理改革,并聘请了中国早期著名纺织学家蒋富礼为总工程师,吸引了一批从国内外专门学校毕业的技术人才来到工业蓬勃发展的无锡。

虽然改革遭到工头们的抵制,但最终形成了一个新时代的科学管理体系,成为了20世纪30年代初无锡全面工业管理改革的序幕,为无锡站在民族工商业兴盛的时代之巅奠定了无形的基础。

这两个故事充分体现了无锡在中国近代史巨变中的创业精神,或者说是无锡的一种城市精神:

善于用才,广用才,兼容并蓄,思维超前,敢于创新。

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一群人可以走得更远。

时光飞逝。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这次走上历史舞台的是一群无锡乡镇企业的人。

好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海江谈了一件往事:

当时企业以当时工人工资20多倍的成本引进了“周日工程师”,并借机推出了第一款专利产品——护士衫,为公司赢得了第一桶金,年利润一下子从一年几十万发展到了一天十万的纯利润。

在西山中国乡镇企业博物馆,有一张上海人民电机厂工程师沈绘制的潜水泵电机设计图。上世纪80年代初,沈作为一名“周日工程师”,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往返于上海和无锡之间。在沈的带领下,这家无锡社办厂的密封箱产量经过半年的时间一直在上升,年产量已经达到1万台。

这样的故事可以说在无锡乡镇企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比比皆是。

长三角城市间人才的高频流动与江浙乡镇企业的快速发展同时构成了改革开放初期企业家的共同记忆。

才华是这个歌曲时代最动人的旋律。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以无锡为代表的江南总能产生大量的人才,为什么这片土地能吸引这么多人才。

无锡是一个地理位置优越的地方-

迎着长江,可以直奔巴蜀;环太湖,可以游浙江安徽;沿着运河,你可以穿过北京和杭州。水是精神的山,财富和文脉永无止境。但无锡自古以来从未真正成为区域政治、文化或经济中心。

知乎上有一句好评:“如何评价无锡这座城市”,一位受访者这样说:

无锡人真的不容易。无锡今天的位置,是无锡人努力换来的。

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无锡在生产资料和生产关系方面从来没有独占性优势。然而,由于其自身工商文化的特殊要求,对社会发展的要求非常迫切,因此它特别重视生产力中的人的因素。

如何充分发挥人的积极作用,是无锡人最关心的问题。

在这种文化的基础上,无论是创业、从事艺术创作还是进行学术研究,无锡人都非常重视自己的创造力。因此,“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在无锡的城市精神中充分凸显。

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无锡走上了紧紧依靠人才、充分利用人才的发展道路。在广大人才的参与、支持和引导下,无锡打造了科技兴市、产业兴市,实现了无锡“万亿GDP城市”的奇妙蝶变。

因为工作关系,我采访了大量企业,很多外地企业创始人表示,无锡招商团队的敬业精神、学习能力、细致服务态度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些政府工作人员可以和企业有共同语言,比如可以及时发现政府应该给予哪些扶持政策,“查漏补缺”。这样,企业就觉得自己遇到了知音——面对选择时,更倾向于向无锡倾斜。

卫龙科技位于无锡高新区渭南园,是一家生产高精度MEMS传感器的科技公司。2014年,创始人尹将公司从北京迁至无锡。六年过去了,公司在创业沃土无锡找到了自己的轨迹,从当初的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近百人团队。

尹说,这几年印象最深刻的是,高新区的干部普遍对技术比较了解,能和企业聊天,而且从不干涉企业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在无锡悄然形成的集成电路产业链中,像卫龙科技这样的高科技初创企业可以快速找到上下游供应商,节省了大量的资源和成本。

数据显示,2018年无锡集成电路产业产值达1112.45亿元,成为仅次于上海的全国第二个产值超千亿的城市,在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综合实力中排名第一。

这条赛道上不仅有华虹、中环等超大型项目,还有长江电子科技等半导体封装测试巨头。近日,股价仅次于茅台的“a股明星”卓胜伟诞生。

几代人的奋斗和人才的涌入,积淀了城市脉动的深层回声。

从昨天到今天,一场全球人才盛会正在无锡召开:太湖人才峰会。

峰会开幕式上,市委书记秦煌以苏东坡的一首诗开场。900多年前,这位大作家在八月的盛夏,从杭州铜端仁来到无锡,望向惠山,那里的烟波浩渺,正是“转五湖,天随水光”的美景。

这首诗的第一句话含义深刻。

“游长江南岸的山,遇山更缠绵”。是的,到处都是“青山”。人才会在哪里徘徊?

峰会上,黄书记一句话:当前人才竞争格局发生深刻变化,人才政策和城市间资本竞争只是基础,更重要的是全方位发展空、事业平台、政务服务、文化体系、人居环境的优化升级。

“全方位优化升级”考验的是政府理念和用人制度,甚至是面对变化的治理能力。

跨过“万亿GDP”门槛后,无锡传统产业重生,新兴产业也在发生变化。物联网和集成电路产值分别居全国第一和第二。

今年上半年,无锡新签约投资10亿元以上工业项目38个,同比增加22个,境内外资本持续加码无锡。

在疫情的冲击下,无锡的工业复兴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势头。上半年工业增加值增长1.8%,工业投资增长13.1%。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0.8%,经济快速恢复稳定。

疫情期间,无锡还提前为企业支付了1亿多元的人才资助,充分展现了政府的诚意。

今年上半年,“太湖人才计划”和创新创业项目申请人数分别增长28.6%和60.6%,新引进大学生人数增长30%。

最近,一种叫“44万”的精神在无锡再次升温。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乡镇经济的异军突起,造就了独特的“苏南模式”,孕育了著名的“44万”精神。当时,当市场经济的萌芽爆发,冲击着计划经济的牢笼时,除了乡镇企业,还有一点是不可或缺的:一群有担当、敢于担当的领导干部。

“奋斗个人+关键干部”是无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快速发展的核心代码。

今天,无锡又一次从民间到官方举起了“44万”精神的大旗,等于宣告:

不忘历史的无锡,将以深厚的改革底蕴和充满活力的创新氛围,成为社会各界人才的“伙伴”,做奋斗路上的“同行”,共同开创事业全面展开的大发展。

当历史照进现实,在工业强市的道路上继续大踏步前进的无锡,将为产业集群优秀、发展需求旺盛的各类人才提供无限广阔的发展舞台,让这座城市成为一个人终其一生都不会后悔的选择。

苏东坡的诗第二句“惠山道人进贡钱,烹小龙,攀太湖”,其实更有名,流传更广:

独自带着天上的小月亮,来试试天下第一二泉。

你有小月亮,我有全。

这似乎是在回应“青山问题”的第一句话。烟雨中的无锡,既有山的刚性,又有水的柔软。创造一流,敢于追求梦想,永远是这座城市的雄心。开放、包容、低调、务实,永远是这座城市的气质。“好水配好茶”,相信会有不一样的味道。

属于你跑步生活的独特品味。

最近微信官方账号规则的调整很有可能,不是很有可能,但是完全有可能,我们不能第一时间收到我们的推送。

如果你看不到,我们写出来也没什么意义。所以如果你想让我们正常出现在你的时间线中,恐怕你必须移动并设置一个星座。还有,看完之后点击“在看”。如果你不点击,我怎么会记得你的恩惠

“经营金融社会”,原名“金融街一号”

上一条建议

注意之后,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