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日韩明星 / 宁波外贸公司实力排名 “老大哥”重回榜首 宁波外贸200强 一批公司上半年逆势爆发

宁波外贸公司实力排名 “老大哥”重回榜首 宁波外贸200强 一批公司上半年逆势爆发

7月29日,宁波市商务局发布上半年进出口企业200强名单。在这份备受瞩目的榜单中,有健康且影响深远的龙头企业,有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的健康产品,有高科技的卓越表现!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非常时期,宁波外贸依然交出了一份全国排名第六的答卷...

中集重回冠军,石化企业衰落

首先,上半年宁波外贸“第一”“第二”“探花”分别是中集宁波集团、虞舜集团、台塑相关企业,与去年同期持平。第一节被虞舜超越后,宁波外贸“老大哥”中集集团再次重回冠军宝座。

“在防疫物资几乎没有出口的情况下,我们的出口在第二季度继续增长,7月份出口额突破1亿美元。没想到,还真是刺激!”谈及逆势翻盘的原因,中集宁波集团副总裁应秀珍告诉记者,这背后一个是“运气”,一个是“信心”:

“运气来自平台客户的信任和支持,他们在困难的时候依然齐心协力;底气是公司团队的积极响应,积极维护客户,积极与外商互动。疫情期间,我们给平台客户送去了暖心包裹,降低了成本,也给了你更多通过独立站和线上广交会拓展出口渠道的机会。”

除了中集集团,包括虞舜、台塑、英诺、金田、奥克斯、神州在内的龙头企业一如既往的“稳”,继续和去年同期一样稳居TOP10。然而,在去年的前十名中,万华化学和CICC石化分别跌至第14名和第15名。原因是商品的价值可能是最重要的因素。

宁波海关统计部门给出了这样的解读:“今年以来,石油及其衍生品、煤炭等大宗资源性商品价格下跌,拖累了宁波进口整体下滑。比如上半年,从宁波进口的塑料、基础有机化学品和成品油进口量分别增长6%、5%和2.1%,但进口均价分别下降17.2%、24.2%和26.8%。”

同时,以金属矿和矿石为代表的部分商品同比增长6.6%,这也是未来投资和远大产品位列榜单前十的原因。但疫情下居民对高品质日常消费品的高热情催生了进口商“买中买买”的动机,也让考拉海收购的宁波公司优迈电商的业务量翻了一番。

在商品冷暖交替之际,上半年宁波外贸高新技术企业20强持续发力。英诺光电和千兆科技分别是全球知名的液晶面板供应商和电脑主板制造商。疫情之下,两家企业均保持了20%以上的增幅,也创下了全市相关配件进口和成品出口的增幅。

在“家庭经济”下,家庭健身在疫情之外兴起

今年二季度,外贸200强企业进出口额占全市的50.1%。通过这些龙头企业的沉浮,我们可以看到疫情下宁波外贸的新趋势。最明显的是由于海外需求的变化,健身产品、办公用具、防疫物资等企业爆发式增长。

排名第147位的宁波太茂车业有限公司是这份榜单的“新面孔”。说起太茂,恐怕大部分消费者都不熟悉,但它却位列中国自行车产量前三,也是全球生产众多迪士尼IP授权自行车的“幕后英雄”。仅今年4月,该公司向海外主要市场销售的自行车价值就高达8400万元。

“二季度自行车在欧美、澳洲等地特别受欢迎。在各大超市,连库存都被抢了空,堪比之前囤积卫生纸。我们的老客户下单需求翻了一番,工厂也在努力赶订单。我们必须继续招聘工人,这比平时增加了300人。”太茂汽车市场部业务经理宋福兴说。

宋福兴认为,自行车的普及并非昙花一现。疫情之下,消费者越来越重视健康,而自行车制造作为户外健身工具,依然是“稳中有进”的领域。无独有偶,国内健身器材龙头企业浙江李璇科技的排名也从去年同期的158位上升至74位,进出口额同比增长近一倍!

目前李璇产能饱和,力争今年销售额突破20亿元。其核心竞争力不仅仅是代工制造和组装,更是集跑步机、动感单车、皮艇等数百个细分品种健身器材的设计、研发、焊接、组装、测试于一体的产业体系。

除了疫情,还有以口罩为代表的防疫物资,以及一批满足海外消费者居家工作生活场景的“居家经济”好物。大冶花园的家庭园艺设备,洛克泰克的智能升降桌,威康集团的冷冻冰箱...都成为了这些企业排名上升的基础。

今年1-6月,北发集团有限公司对外贸易额约为去年同期的两倍,跃居全市第54位。公司“VANCH”品牌的口罩进入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的政府采购清单,为公司一季度业绩贡献良多。为应对疫情后外商对健康、环保的需求,北方特为其文具产品选择抗菌、可降解的原材料,为上市做准备。

在北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看来,未来宁波外贸需要从制造思维向用户思维转变,公司也要实现从卖货到销售模式的转变。在6月份的线上广交会期间,贝发通过直播的方式,从加拿大政府获得了总价值1.65亿美元的5年长期合同订单,目前还在探索新的零售模式,带动中小企业出海。

上半年宁波外贸在哪里?

在宁波公布进出口企业200强的同时,《中国海关》杂志也发布了2019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名单。宁波位居全国第八,仅次于深圳、上海、广州、东莞、厦门、苏州、珠海,其排序与2018年一致,说明宁波开放型经济具有稳定的“河湖地位”。

全国外贸城市TOP15中,宁波上半年进出口额4307.5亿元,排名第六,超过广州。逐渐收窄至下降0.6%,仅次于厦门、重庆、青岛、深圳下降0.5%,高于全国2.6个百分点。然而,东莞和无锡这两个制造业大城市的跌幅都超过了10%。

宁波外贸为什么能“跑赢市场”?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与宁波的外贸结构不无关系。

上半年宁波外贸“主力军”仍是民营企业,进出口占比70%,一般贸易占比87.1%。相比之下,一些加工贸易和外资企业占比较高的沿海城市更容易因疫情而受到供需双方的“双向挤压”。但无论是根据市场需求快速换产,还是努力成为海外核心供应商,宁波民营企业都表现出了较高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但是,对比中国外贸企业200强和宁波,不难发现宁波外贸还是有很大进步的——

首先,由中集、虞舜、台塑组成的宁波三大外贸公司,去年都有实力出口200亿元左右,但在2019年中国进出口200强榜单中,都排在100名左右。诚然,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国家队”还有不少,全国榜单前十的还有华为、富士康这样的“巨头”,这似乎是宁波无法比拟的,但从某种意义上也说明宁波在培育龙头企业空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提升。

回看宁波进出口200强榜单的熟悉面孔,不难看出,从事大宗商品进口、石油化工、家电制造、日用品等领域的企业是支撑宁波外贸的主力军。但核心竞争力较高的高新技术产品出口仅占去年全市出口量的8.9%,与同等出口规模的城市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换句话说,宁波不缺深度参与细分的“小巨人”,但其在“微笑曲线”中的位置只是中间制造环节,尚未站在附加值最高的“R&D设计”和“品牌渠道”两端。以疫情下正在崛起的自行车制造业为例,它仍然是以代工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虽然目前可以靠规模经济取胜,但从长远来看,必然会面临激烈竞争甚至价格战的考验。

幸运的是,这些缺点正在慢慢弥补。今年3月,宁波出台《外贸实力效益工程实施办法》,旨在通过退税、通关、信用保险、外汇、金融、商业等一系列服务,扶持培育一批外贸龙头企业,帮助“种子选手”成长为“参天大树”。无论是宁波“稳外贸新十条”,还是宁波海关“十大举措”,都在为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当然,企业的努力才是硬道理。在今年上半年的外贸公司200强中,金浪科技再次成为“黑马”,从榜单之外一跃至第112位。根据公司业绩预告,今年1-6月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39%-320%。公司研发的串联逆变器是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中不可替代的核心设备。正是行业领先的技术为金浪拓展海外市场筑起了坚实的护城河。

上半年过后,充满不确定性的下半年仍将面临挑战。我们期待未来更多的数字站在宁波外贸榜单微笑曲线的两端!记者通讯员金吴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