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搞笑视频 / m20导弹 博尔顿访韩期间 朝鲜直接打了一枚“钱学森弹道”导弹

m20导弹 博尔顿访韩期间 朝鲜直接打了一枚“钱学森弹道”导弹

在淡出国际视野半年多后,7月25日,朝鲜半岛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根据朝鲜总参谋部发布的公告,当天凌晨5时34分和5时57分,朝鲜在江原道圆山市附近的试验场突然向日本海方向发射了两枚短程弹道导弹。7月26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公告,确认7月25日的导弹试射是由最高指挥官金正恩亲自组织和指导的“演示射击”。虽然朝鲜方面声称此次示威射击针对的是从韩国进口的F-35A等尖端武器以及韩国国内的好战势力,但也是在美国强硬派代表、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访问韩国期间,所以很明显25日的两枚导弹确实是想“坦白”。

图:朝鲜7月25日发射的第二枚导弹仍然是火星11号。

在26日的发布会上,朝中社提到,该导弹当天测试了一种新的“底部高度跳跃机动”。这个术语听起来很高端,但实际上它指的是在大气层中使用跳跃滑翔弹道的导弹。我们通常认为传统弹道导弹采用固定的抛物线弹道。这种弹道虽然对控制系统技术要求低,易于实现,但其突防能力低、射程扩展困难的缺点也很明显。因此,20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国著名火箭专家钱学森博士和德国科学家萨因格先后提出了弹道导弹抛物线弹道与飞机气动飞行相结合的滑翔飞行方式。钱学森提出助推-滑翔弹道,桑格提出助推-跳跃-滑翔弹道。这两条轨迹是相似的。它们都是通过火箭发动机将导弹送出大气层,然后利用相邻空之间的大气密度差,使导弹在再入时产生升力,从而实现在大气层边缘滑翔飞行。然而,这两者是有区别的。钱学森的轨迹比较平滑,而萨因格的轨迹是一波多跳。

图:桑格轨迹和钱学森轨迹示意图

由于这两种弹道在空气动力的帮助下滑翔,弹道导弹可以在不改变其尺寸和载油量的情况下大幅扩展射程,而且由于其滑翔段的弹道不规则多变,也增加了反导系统的拦截难度。虽然这两种弹道多用于需要离开大气层的中远程或洲际弹道导弹上,但近年来的研究成果也扩展到了在大气层飞行的近程弹道导弹上。比如俄罗斯伊斯坎德尔M和中国外贸M20短程弹道导弹都使用助推-滑翔弹道。与大气边缘滑翔相比,密集大气中的滑翔更依赖于导弹的气动控制,对外界条件更为敏感。

从朝鲜中央通讯社稿件的措辞来看,似乎朝鲜7月25日试射的第二枚火星11采用的是跳跃滑翔弹道。但从金正恩观看7月26日发布的导弹发射过程的电视画面中透露的导弹弹道来看,其实际弹道大致为M型,但相对平滑,没有大的波浪起伏,更接近钱学森的助推滑翔弹道,也与伊斯坎德尔的M弹道相似。与跳跃滑翔弹道相比,助推滑翔弹道在控制和制导上的技术难度更低,更容易实现,因此更具实用性,朝鲜技术人员选择它是合理的。

图片:在金正恩的灯光下,朝鲜人直接向美国人展示了新导弹的弹道。

对于美国和韩国来说,7月25日进行的第二次火星11号试射无疑是相当震撼的,原因很简单,半岛上的美韩军队手中并没有拦截装备。美军虽然在韩国部署了爱国者-3和萨德尔反导拦截系统,但恰恰是这两个从外界来看性能优异的反导系统,在面对火星11时会非常困难,因为它们都无法到达火星11。在美军的反导系统中,爱国者3是末端反导装备,负责20公里以下高度的反导拦截,而萨德是高空反导装备,负责40公里高空到180公里高空的拦截任务。两者之间有一个20公里长的反导弹

根据韩军的监测数据,火星11号的最大弹道高度为50公里,滑翔段高度低于最大弹道高度,因此滑翔段约为30至40公里。也就是说爱国者3够不着,萨德太不愿意下去了,而且弹道也变了,所以面对火星11,美韩军队会很尴尬。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朝中学会在草案中说火星11的轨迹很难拦截。显然,韩国军方人员已经仔细研究了美韩两国的反导装备,而火星11也是一款非常有针对性的装备。

图:美军在韩国部署的萨德尔反导系统,很难拦截来自朝鲜的新型导弹。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军事微信“讲堂”微信官方账号独家稿件。禁止商业转载。欢迎朋友分享。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