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态 > 社会热点 / 替姐出嫁还恩情 为了父亲,她代姐姐出嫁:十五年的恩情,就此还清!他:这才开始

替姐出嫁还恩情 为了父亲,她代姐姐出嫁:十五年的恩情,就此还清!他:这才开始

颜汐落在睡梦中被摇醒,她睁开眼睛就看见神色慌张的邝丽云。

“汐落,妈妈求你了,你就替你姐姐出嫁吧,你姐姐已经跑了,乔家马上要来接人了,如果知道你姐姐跑了,他们会封杀我们颜家。”

“汐落,你不愿意看到爸爸这么多年的产业毁于一旦吧,你嫁过去后才能保住颜家,妈妈求你了。就当这么多年,你还我养你的恩情。”

邝丽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坐在颜汐落床上哭。

颜汐落垂下头,“可是妈妈,他们要娶的是姐姐,到时侯知道我们欺骗他们,这样更加会惹怒乔家。”

邝丽云紧紧的抓住颜汐落的手,“那个三少十几年没出来,他是个残疾人,你嫁过去后只是照顾他的起居,等半年后你们没有实质的婚姻,你就可以离开那里了。汐落,只有你才能救爸爸,救颜家。难道你忍心看你爸爸到老都不得安宁?”

颜汐落望着天边的日出,太阳快要出来了,她该怎么办?如果真的像妈妈所说,半年后她可以离开,为了爸爸,她可以去替代姐姐照顾“残疾人”。

可是,东航怎么办她还要上学,嫁过去后不可能再让她上学,她的身份是姐姐!

邝丽云看见她迟迟不说话,再次哭着说,“汐落,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和你爸爸老了,颜家以后就靠你和你姐姐。我和你爸爸流落街头也无所谓,只要你们幸福就好。”

说完擦着眼泪准备走出房间,颜汐落想到五岁的时候,爸爸把她带回这个家,他把她抱在怀里,“落落,这是妈妈,那是姐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也许她没有资格选择她的未来,但是她不能让爸爸伤心难过。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爸爸是她最想保护的人。

“好,我答应你。”她轻声对刚要出门的邝丽云说。

邝丽云浑身一震,她惊喜的回过身,“汐落,你真的愿意?”

“嗯。”如果真如邝丽云所说,那位隐藏在岛上的三少是个残疾人,而她嫁过去只是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倒也没什么。

这样爸爸就不再伤心难过,颜家也不会被封杀。

“好好,好孩子,我知道你是妈妈的好女儿,只有你才是颜家的福星。”她紧紧的握着颜汐落的手,笑的眼泪滚落而下。

她赶紧站起身走出房间,把这个消息告诉颜汐妍。

颜汐妍听说颜汐落愿意替她出嫁,她站在KTV一群女孩中,不屑的说“便宜她了,毕竟是乔家少奶奶。她得好好感激我。”

眼眸中露出得意的笑。挂上电话,她端起红酒微笑着高呼,“姐妹们,我终于不再嫁给那个瘸子了。干杯!”

“哇,汐妍,太棒了,是不是你还是可以和你的情郎双宿双飞.”一个女孩开心的凑过来。

“嗯。”颜汐妍端起红酒一饮而尽。眸中满是阴冷的光。

三天很快过去了,这天乔家人来接人,颜家门口,一辆加长林肯上面只贴着一个“喜”字。

颜汐妍在阳台上看见车子后,眸中露出冷光,到底是个瘸子,连个婚礼也没有,直接把人接到灵岛。

也是,那个瘸子都站不起来,怎么可能参加婚礼。这样不是丢尽乔家人的脸。

颜汐妍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她转身走进屋。

推开颜汐落的房间,看见窗户边呆呆地站着的女孩,她一身粉色的衣裙,头发随意盘在脑后,没有化妆师,她素白的小脸没有任何神情,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呵呵!

颜汐妍轻轻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

“汐落,外面车子来了。你好好替姐姐嫁过去吧。”她双手插进大衣口袋。一脸娇笑。

颜汐落没有转身,默默的望着窗外。

颜汐妍看见女孩不理她,蹙着眉头,“你怕什么?那个三少是残疾,听说也不能人道。你嫁过去半年后就可以回来。”

颜汐落慢慢转过身,幽蓝的眸子定定的望着颜汐妍。

“既然你知道三少不能人道,姐姐为何不自己嫁过去?半年后你自己也可以回来。”她的声音很轻很淡。

颜汐妍猛地一愣,直直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反悔了?你可别忘记你答应妈妈了。”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了。颜汐落慢慢走向颜汐妍,“记住,我是为了爸爸,才答应替你出嫁的。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欠你们什么?十五年的恩情,在我走出这个门之后,就还清!”

她一步一步走向门口,拉开门。

外面一个中年女人立即低下头,“三少奶奶,请上车。”

颜汐落走出去,走下楼梯。

林肯车子旁的保镖拉开车门,她回眸看了一眼楼上的窗户。

爸爸,再见,您要好好的。才对得起落落的所做的一切。

她弯腰坐进车子,加长林肯缓缓离开颜家别墅。

颜汐落闭上眼睛,不是说老爷子疼爱三少吗?就这样把她接到灵岛?

连一个婚礼也没有。也是,她只是个替代品,有婚礼没婚礼都一样。

照顾三少?难道她缺少佣人照顾?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黑衣人,“我们这是去哪?”

黑衣人恭恭敬敬的回答,“回三少奶奶,这是去灵岛,三少自己要求免去婚礼和蜜月,所以三少奶奶直接住进灵岛。”

颜汐落默默的点点头,没有更好。原本不是她的婚礼。又何必在乎仪式。

车子大概行驶了一个小时,终于停下了。

颜汐落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望无际的海滩,和一座岛,一幢三层楼的独栋别墅,三面靠海,只有后山上是一片森林,环境优美,就仅仅只有一条路通往别墅。

黑衣保镖弯腰打开车门,颜汐落走下车,呼吸里淡淡清香和夹杂的海水味。

她轻轻抬头,一片繁盛的园景,植物色彩浓密。她茫然的看着一望无际蔚蓝的大海,海水推着细沙,海浪扑在沙滩上。

她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她将要在这陌生的地方生活半年!

她抬头就看见别墅门口站着一排佣人。

有五男五女,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齐声打招呼,“三少奶奶好!祝三少和三少奶奶新婚块乐!白头到老!”

颜汐落被这阵势吓的一抖,这怎么像是欢迎国王亲临的感觉。

她微微点头走进去,客厅装修的豪华奢侈。整齐的家具。

在客厅的正面墙上竟然有一个大红喜字!

佣人走过来,“三少奶奶,请用餐。”

颜汐落正准备走过去,旁边的电梯突然开了,一个中年男人推着轮椅从电梯里出来。

中年男人立即面带笑容,“三少奶奶,你辛苦了,我是管家林叔。”

颜汐落礼貌的点点头。再看向轮椅上的男人。

他一张如妖孽般的俊脸,透露出淡淡的冷漠,幽深的黑眸深如一滩湖水,神情冷如寒冰。

他修长的双腿齐齐的放在踏脚上。这就是传说的三少乔陌漓,果真坐在轮椅上。

颜汐落怔怔的看着他,心里突然想到这么英俊的男人,竟然让他坐轮椅,上天着实不公平。

男人轻轻侧眸看了一眼身材娇小的女孩,她一身粉红色的衣裙,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如天空的湛蓝,纯净美丽。

她呆呆的看着他,没见过坐轮椅的人吗?他轻蔑的一笑,只三秒就转过脸离开,他滑动着轮椅,走向餐桌。

颜汐妍,我们慢慢玩!

男人自顾自的开始吃饭。之后他对她不理不睬,像根本没有颜汐落这个人存在一样!

颜汐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跟着走向餐桌,看见男人伸出双手,用汤勺舀汤在碗里,之后低头慢慢吃着碗里的汤,动作优雅矜贵!

颜汐落静静的看着他,许久没有动筷子。她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

没一会男人看见女孩一动不动,微微蹙着眉头,并没有抬眸看她,“怎么?菜不合你胃口?”

他低沉的声音让颜汐落一怔,接着又听见他温怒的语气吐露出不满,“我这里只有这些,不想吃就饿着!林叔,撤了!”

他说完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擦嘴,滑动轮椅离开,直接走进电梯上楼。

留下颜汐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能看见佣人们开始收拾餐桌!

“……”她还没吃好吗?这是什么人嘛。她又没说不想吃。

她默默的看着收走的饭菜,咽了咽口水,她折腾一天了没吃饭,她饿了好吗?

这个人真是古怪,好歹她也是客人,哦不,是他妻子!

他竟然不和她说一句话,也不给她饭吃!

想到这里,她立即走过去,“我吃!”

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饿死吧。

之后在佣人和林叔憋笑的眸光中,端起还没收走的饭菜,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楼上卧室的乔陌漓,坐在阳台上,脸上神情冰冷。

“她吃了?”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卧室响起。

“吃了,也没闹。少爷,我觉得三少奶奶很好,长得漂亮也不挑食。你离开后她吃了两碗饭。”林叔微笑着说。

乔陌漓深眸飘向海面,微微蹙着眉角。

她没闹,还吃了简单的饭菜!他今天故意让人做了简单的饭菜,只想看看她是怎么闹的。

她竟然没闹,还吃了饭菜。这对一个从小娇生惯养,嚣张跋扈的大小姐来说,是个奇迹。

逼她嫁给了她不爱的人,从此限制她的人生自由,她应该哭闹或大发脾气才对。她一定是装出来的。这个女人和乔陌宸一样,心里肯定狠毒的厉害,她在做戏给他看。

“这几天注意她的行动,看看她有和什么人联系。”

“是,少爷。”林叔关好门离开乔陌漓的卧室。

然而颜汐落吃好饭被佣人带到房间,这是一间靠海的房间,卧室里装修一新,粉紫色的被子吐露着淡淡的清香。

颜汐落走到窗前,看着慢慢暗下来的天空,这里将是她未来生活的地方,前面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为了爸爸能不再伤心难过,不再左右为难,她这样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她转身拉开柜子,里面有整齐的女装,有内衣和睡衣。

她随手拿了睡衣走进浴室,也不知道那个三少住哪间房,既然没叫她去照顾,她也不去问。

想必这岛上那么多佣人,不缺她的照顾。

但是“嘭嘭”有人敲门。

颜汐落放下睡衣去开门,门口站着去颜家别墅接她的中年女人,“三少奶奶,我是梅姨,少爷让你去书房照顾。”

女人微笑的站在门口,颜汐落点点头,“好。”

梅姨带着颜汐落穿过走廊,直接在最里面一间门口停下。

“少爷在里面,你进去吧。”梅姨说完转身离开。

颜汐落抬手敲门,里面没有声音。她轻轻推开门。

书房很大,像是一个会议室。昏暗的灯光下是一张加长的办公桌,桌上有四台电脑。

旁边有两个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摆放着书籍。

玄关处还有道门,颜汐落轻轻走过去,没看见乔陌漓。她直接走进玄关,往里看。

颜汐落听见里面有哗哗的声音,难道里面还有浴室?

这简直是个奇怪的人,书房竟然有浴室,想到自己是来照顾他的,走过去顺手拉开玻璃门。

里面果真是浴室,颜汐落抬眼望去,浴室热气弥漫整个空间。

透过雾蒙蒙的热气,颜汐落看见男人坐在浴缸里,头顶上喷洒热水。无数的水珠从他的黑发上洒落下来。

顺着他的肩膀落到精壮的后背,再到浴缸溅起一片无数的水花,旁边放着湿漉漉的轮椅。

当拉开门的一瞬间,男人一下子抬起头,漆黑的狭眸闪过一抹刀锋般的寒光!

冷冷的看着呆愣在门口的女孩,“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他的声音低沉凛冽,带着愤怒和冷傲。

颜汐落抬起幽蓝的眸子,微微蹙眉,“那个,是……他们让我进来照顾你的。”说完准备去关掉花洒。

“出去!”冷冽的声音再次在烟雾缭绕的浴室响起。带着频临崩溃的愤怒!

颜汐落在他强大的怒气下只好退出浴室拉好门。

浴缸里的男人猛地跃起,顺手拿起浴袍穿在身上,跳到轮椅上。整个过程不到五秒。

当颜汐落听见浴缸男人起身的水声的同时,玻璃门已经拉开,轮椅上坐着穿着整齐的浴袍的男人。

只三秒就滑到她的面前,猛烈的掐住她脖子,愤怒的神情像是要将人凌迟处死!

颜汐落惊恐的看着凶狠的如恶魔的男人,她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如铁钳般的大手,“别……我…是他们让我进来的照顾你的。”

乔陌漓狠狠的看着满脸通红,呼吸逐渐变弱的女孩,她幽蓝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随后两滴泪滚落而下。

乔陌漓眸光微暗,他慢慢松开手。他的轮椅很高,颜汐落站在他的身边只高一点点。

她的脖子被解救出来的那一刻,她剧烈的咳起来。

因为咳得太厉害,她的身子一软倒下去。

一个踉跄扑倒在乔陌漓的怀里。颜汐落被掐了脖子,浑身没有什么力气。

乔陌漓看见倒下来的身子,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紧紧的锁住眉头,“给你三秒钟,立即给我消失!”

颜汐落双手撑到他的腿,感觉一热,她意识到不对,立即缩回手。

换成双手撑到他的一双大腿上,滚烫坚硬的大腿,让女孩感觉手掌里有在突突的跳动。颜汐落吓的用尽力气爬起来。

“这…不能怪我,谁让你掐我!”她赶紧站起身看着男人黑眸中划过一抹萧杀。

随后男人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怎么?这么快就想男人了?这才刚嫁进来就迫不及待了?嗯?”

两人脸靠的很近,气息交织在一起,颜汐落突然看见男人的耳坠变得粉红。

眸中的愤怒竟然被尴尬和隐忍所代替。

他一把推开女孩,“别给我玩什么花招!赶紧给我滚出去!”随后滑动着轮椅离开书房。

颜汐落摸着脖子,赶紧离开书房,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难道他知道了她不是姐姐!所以对她冷冰冰的。

他不是从他哥哥手里抢着娶姐姐吗?按道理是喜欢姐姐才抢着娶姐姐的,可是他看她的眸光为什么有无尽的恨呢?

......未完。

文章摘自微信公众号“书随画梦”,书号“33”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