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港台明星 / 陈靖川 盘踞厦门、死磕内容 一家老牌MCN的发家史

陈靖川 盘踞厦门、死磕内容 一家老牌MCN的发家史

自我娱乐是最早的MCN组织之一。2015年,国内短视频生态还处于混乱时期,自娱自乐早已诞生,一度在美国蓬勃发展。

《HoneyCC》《陈景川》...这些在美拍界非常受欢迎的天才都是自娱自乐而来的。

虽然公司经历了美拍的没落和公司头部人才的流失,但还是及时调整了状态自娱自乐:从美拍搬到了Tik Tok,以“死内容”为核心玩法,孵化了《黑泽》《奋不做这个》等一批百万级Tik Tok账号。

作为一个老MCN,这个行业开始自娱自乐已经很久了,见证了整个短视频行业从萌芽到爆发,做对了很多事情,踩了很多坑。

近日,短视频工作室采访了娱记CEO严驰。娱乐自己的案例让我们想到,如果我们想在这个快速变化的行业中活得足够长,我们需要死于内容的决心和不断迭代的能力。

从美女拍摄到Tik Tok

自娱总部位于厦门。与文化氛围浓厚的北京、电商氛围浓厚的杭州不同,厦门的基因在文艺上是小清新的,城市的脚步很慢。

路上随处可见价值观很高的小兄弟姐妹。吃喝玩乐的地方很多,网上名人打卡拍照的景点也很多。

严驰和他的自娱自乐从这个城市开始了一个短视频故事。

6年前,严驰在厦门红馆度过27岁生日,这是他在厦门创业的第一年。生日那天晚上,他演唱了陈奕迅的陀飞轮。

六年后,严驰33岁,生日那天还在厦门。在所有朋友的簇拥下,他依然唱着《陀飞轮》这首歌。

6年足以让一个人从不成熟走向成熟;6年足以让互联网市场天翻地覆,让移动互联网内容生态,从狂野走向生机勃勃。

“我的梦想是拍摄有趣的广告,但在中国,广告太难了。经常私下看台湾省和泰国的广告,喜欢用DV拍一些短视频。我从2008年就上传到优酷土豆平台了。”

严驰是一名广告导演,在他创办娱乐公司之前,他一直在经营自己的广告公司。

有一次,公司收到了一份来自米托的广告单。为了了解客户的产品,他特意下载了美照,觉得这种短视频社区很新鲜。

于是,我和几个朋友开始拍摄一些短视频,上传到美拍。当时,有几个人很快就变成了粉红色。

但在当时,晏紫并没有建立MCN的想法。在他的计划中,他打算将来做PGC网剧。

其实在2015年,严驰和几个朋友拍摄了一部网剧《自娱自乐》,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去世了。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能明显感觉到网剧的流量在快速下降——《万万没想到》的流量一直在下降,曾经红极一时的《迪奥斯曼》也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短视频红人papi酱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你会发现,在整个行业中,具有个性属性的IP会更贴近粉丝,也慢慢进入了一个短视频会有很多网络名人的时代。”

这时候,做MCN的想法就产生了。美图创始人吴也建议他这么做。为此,严驰还去美国考察MCN在国外是如何工作的。

2015年底,严驰和他的朋友正式成立了MCN,被命名为当时还没有完结的网剧:自娱自乐。

起初,自娱自乐的主要阵地是在美女拍摄。作为一名广告导演,严驰知道内容。当时美国拍视频的人不多,真正做高质量内容的更少。

所以在创业初期,自娱的发展极其顺利,他们的团队在高质量内容的美拍中迅速崛起。除了明星,第一个破百万粉丝的红人HoneyCC也是自娱自乐打造出来的。

当时短视频赛道的竞争没有现在这么激烈。美拍如火如荼,根植于美拍的自娱自乐也在高速发展。

但内容市场正在迅速变化。2016年9月,专注于15秒竖屏内容的Tik Tok悄然上线,随后迅速崛起,将整个短视频行业带到了彻底的爆发。

Tik Tok早年自娱自乐,颜池并不急于入驻。一是在美国发展得不错,二是自娱自乐一直都是做横屏内容1分钟以上。他认为像Tik Tok这样的15秒垂直屏幕内容不太适合。

后来美国拍卖数据下滑,平台迭代了几个版本,改变了定位,但反响依旧平平。另一方面,后起之秀Tik Tok在短视频赛道上一路飙升,势不可挡。

2017年11月,Tik Tok上线一分钟后,严驰不再犹豫,带着自己的自娱自乐定居Tik Tok做竖屏内容。

虽然团队入驻Tik Tok有点晚,错过了最初的奖金,但团队依靠“输出高质量内容”的核心价值,在Tik Tok一路追赶。目前,自娱已经在Tik Tok孵化了30多个拥有100多万粉丝的账号。

“死内容”

创始人的爱好和自己的经历往往会影响一个公司的文化,这在自娱自乐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采访中,严驰多次向短视频工作坊表示,他们是非常注重内容的团队。自娱做了很多生意,未来也有很多规划,但如果坚持用一句话概括自娱发展的核心方向,那就是:“死内容。”

以自娱自乐的账号《陈靖川》为例。目前,Tik Tok有近300万粉丝。

在陈景川的视频中,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让人头皮发麻的操作:用书本和塑料袋代替饭盒吃面条,一边吹泡泡一边和女生玩羽毛,在阳光下用黑色塑料袋看手机视频。

两位外籍人士严肃的表情,加上无厘头的表演,让视频非常“沙雕”。

除了像“陈靖川”这样的搞笑账号,自娱还孵化了多个领域的账号,其中定位暖心男友的“智勇不做这个”和“黑泽”粉丝数量迅速增加。

2018年3月,黑泽发布“女友视角”视频,点赞数突破400万。那个视频也让他一周赚了一百万。目前,黑泽的粉丝数量已经超过500万。

“我不能给你好内容的标准,但我知道什么是坏内容。”

颜驰在内容上远比普通人执着。很久以前,他对媒体说,他不喜欢别人用“网络名人”来定义他们公司的人才,他觉得自己应该被称为他们的内容创作者。

在采访中,他直接承认了短视频工作坊:

“我不太喜欢市面上的一些内容,类似于最近播放的总统视频。虽然他们的数据很好,但我认为这不是好的内容。这是用知识鸿沟在下沉市场收割用户的智商税。”

严驰说,他理解《火影忍者》中的乡村网络名人,因为他们很接地气,做的事情也很接地气。

然而,就像一些在Tik Tok用狗血拍霸道总裁笑话的人一样,他们中的一些人出生在专业戏剧学校。视频无论是表演还是剪辑都很专业,但剧情并不搞笑,很不合理。这是他不太喜欢的东西。

说起内容创作,严驰对团队的内容创作能力非常自豪。自娱有130多人,90%是自我孵化;自娱成立四年,人才数量并没有大幅度扩张,因为核心标准是制作高质量的内容,团队重质轻量。

然而,导出好的内容并不难,但持续导出好的内容却极其困难,这一直是MCN机构面临的难题。

作为一个极度注重内容的团队,自娱在内容创作体系中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1.定期举行头脑风暴会议

公司每周一举行头脑风暴会议。那一天,所有成员都会参加,每一个剧本都会有很多专家集思广益,扩大了创作来源,效率高。

2.团队分组和创意竞赛

此外,公司还会定期将团队成员分成几个小组,竞争短视频创作。如果数据运行良好,会有相关的奖励,甚至会设立一些奖项,比如最佳创意奖、最佳剪辑奖等。

严驰告诉短视频工作室,有了这种机制,团队成员就非常有能力创作内容。

3.关注数据,适应变化

当然,即使你能持续输出内容,爆创意,一个内容账号有时也会陷入瓶颈。

“这很正常。比如我们的Daren Blackpool账号最近的数据表现不是很好,因为我们已经厌倦了自己,需要添加一些新的东西。”

有时候,内容创作者最害怕的不是江郎的疲惫,而是用户口味的变化,他们不再乐意看这样的视频。

“我认为我们天赋的另一个优点是我们有良好的态度,随时适应变化。大家都在公司干了几年,也是长期奋战,根据市场变化不断更新准备。”

“踩了很多坑”

作为第一批MCN,他们做得对,一路上踩了一些雷。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的优势。多年来,我们尝试了很多业务,不断尝试和犯错,踩过大大小小的坑,积累了足够的经验。”

严驰告诉常梅,这几年他和他的团队尝试了很多业务,在不断的试错中积累了足够的经验。

2016年直播开始的时候,一个直播平台邀请他们团队做直播,基本工资每小时一万,月光十几万,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当时严驰就马不停蹄地开始研究直播。

当时团队的想法是如何让直播像他们拍摄的短视频一样有趣,让人有看的冲动,但是左右尝试都不理想。最终,他们决定先暂停直播服务。

颜驰也学过淘宝电商。

2016年,张大奕和雪梨从网红、微博,搬到淘宝开女装店,赚了不少钱。有机构想在淘宝上开女装,成为淘宝电商的线上名人。

他去杭州和一些专业人士谈,想自己做淘宝女装。然而,经过深入调查,发现他们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公司没有这个基因,以后要想尝试这方面,就得和其他公司合作。

在过去的半年里,淘宝的直播特别受欢迎,颜驰早在2016年就已经尝试过了。当时他组织了一个小团队做淘宝直播带货,但是因为当时淘宝直播入口不明显,流量给不了。

淘宝直播对主播的要求非常高,每天需要直播六个小时。当时他们的团队成员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每天直播六个小时,但是直播间没有人来。想了很久,阎驰也放弃了这个生意。

“很多人实际上在看病例,但他们看不到下面的土壤。包括雪梨之前的淘宝店,我们只知道她赚了很多钱,却不知道她开了67年的淘宝,她的淘宝粉丝在微博上甚至比她还多。她能做到,是因为她在这个领域有足够的沉淀。”

如今,短视频行业也在发生变化。

Aauto faster也在布局MCN业务,颜驰之前也参加过在Aauto faster举办的创作者大会,对这个平台表现出了兴趣。

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团队的基因目前可能并不适合Aauto faster,需要观察和准备。

经过多次研究和试错,严驰对这个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现在面对市场会思考得更全面,而不是只看案例。

“长期看好行业”

严驰表示,这个行业还有丰富的可能性,随着5G的到来,它将是未来最具竞争力的行业之一。“我长期看好这个行业。”

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行业还处于比较混乱的阶段,没有统一的规则。

头部机构有几十家,每家可能有不同的运营模式,接触人群的份额也不同。离真正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谈及内容生态,严驰认为还是有比较大的发展空。“虽然Tik Tok的体量已经很大了,但是很多市场还没有开发出来,很多内容值得优化。”

严驰对未来音乐市场持乐观态度。2019年,我们签约了一大批音乐人才,还与音乐院校合作,从学校选拔优秀学生,从零开始培养。

颜驰本人就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他笑着说他唱得很好。在酒吧做了一段时间的常驻歌手,受邀参加《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比赛。

因为热爱音乐,懂音乐,所以他觉得国内内容市场有很大的发展空。

除此之外,颜驰心中还有一个愿景,他有造星的想法,希望打造一个完全出圈的音乐人。

“我们之所以有这种愿景,是因为我们在中国确实做得不好。现在流量偶像很多,但是好的歌手和音乐人很少。既然我们现在有更好的渠道来推广音乐,我认为我们可以在未来尝试做这些事情。”

严驰认为,短视频人才的发展路径非常广阔:可以开店卖货,打造自主电商品牌;可以向艺人方向发展,进入影视娱乐行业。

帮助人才打造自己的品牌,把人才变成艺人,是公司未来的核心战略规划之一。

据了解,陈景川已经推出了自己的潮牌“ATCG”;黑泽已经在横店拍过戏,未来会向演艺方向发展。

目前自娱自乐的主要实现模式是广告。凭借对广告的深刻理解,自娱自乐的广告业务做得不错。据了解,2018年,Tik Tok自娱的广告销售额在所有机构中排名第二。

颜驰甚至有意将达人保持在100-300万粉丝的范围内,因为他知道这个范围内的达人最受广告主青睐,性价比最高。

除了广告,部分收入来自电商,但占比很小。

严驰说,他可能会在电子商务领域多做尝试。

“我以前觉得不做电商没什么。毕竟我们在广告方面做得很好。但这半年来,无论是客户媒体还是品牌方,你一上来就带货了吗?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们现在有一定的危机感。”

但与两年前不同的是,如今以娱乐自娱的电商,会充分考虑自身的基因和优势,做好充分准备后再行动。

现在,这个老MCN也走出了厦门,在杭、渝两地都有分店。

自娱自乐带给我们的思考是,如果我们想在不断变化的内容市场环境中活得足够长,我们可能会有死于内容的决心,以及适应变化和迭代自我的能力。

来留言区告诉女孩们

你觉得自娱自乐怎么样?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