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搞笑图片 /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初夏。黄昏。

我煮了一壶普洱熟茶,盘腿坐在凸窗上,小心翼翼地摆弄着爱德华·霍普那张散发着茶香的专辑。

喜欢爱德华.霍普是个意外。

在一篇文章中,我看到了几幅油画,画面中压倒一切却又无声的孤独瞬间吞噬了我...

我跑去问作者:“这是谁的画?”

就这样,我认识了爱德华·霍普。

晚上好深,外面好冷。这位女士独自来这里喝咖啡时发生了什么事?

背叛、抛弃、人生的一次大跌倒……任何一种猜测都有可能。

此刻,这位正在品尝咖啡的高贵女士,其实是在品尝无处安放的孤独。

这种孤独带给人一种窒息感,但爱德华·霍普却巧妙地用女士头顶明亮的两排灯光,女士戴的帽子的亮色,女士身边静物的亮色,女士光腿温暖的肤色,搭建了一个温暖的小窝,以至于这幅画没有表现出悲伤的基调,只是淡淡地告诉人们,这样的孤独无处不在,它会在某个角落不期而遇。

汽车商店/1927

想想在伦敦国家美术馆看到的提香的画作《阿克特翁之死》。

阿克特翁是底比斯国王卡德摩斯的孙子。

一天,他带着心爱的猎狗外出打猎,不小心闯入了一片神圣的森林。这片神圣森林的主人是狩猎女神迪安娜。

那时,迪安娜正在春天洗澡。她美丽而圣洁的胴体被一个大胆的陌生男人看到了,女神恼羞成怒,一挥手把水泼在翁阿克特身上——她想把他变成一只牡鹿,这样他就不会讲述自己亲眼目睹女神的故事了。

可怜的阿克特翁惊慌失措,拔腿就跑。

可悲的是,这个年轻人遇水身体逐渐发生变化,头变成了鹿头,身上开始散发着牡鹿的味道,这也成为了常年跟随他的猎犬追逐他的原因。

最后,猎狗把他——一只牡鹿——扔到地上,残忍地咬掉他的脖子,把它吞了下去。

猎人自己成了猎物!

翁死于阿克特/1559

当迪安娜的水落在阿克特翁身上,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时,他一定渴望猎狗来帮助自己。当时他心里还有一丝可能有外援的温暖,还有一个可能得到帮助的光源。

当猎狗只把他当鹿看,追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被迫与自己原来的世界隔绝,成为了一个孤立的存在。

当这种隔离刚刚出现时,外力给了它致命的一击。这时,阿克特翁的孤立变成了绝望的孤独。

阿克特翁死了,死在他的猎狗口中;死亡是令人震惊的、悲惨的和戏剧性的。

我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抬头看着窗外。

天已经黑了,国酒大道成了四条灯带。它们是两个红色尾灯和两个黄色大灯。灯光像河流一样缓缓流动。他们很近,但很远。

幸运的是,人类的孤独只是一种孤立、隔阂和隔膜,即使是“很近很远”,也绝对不像上帝的孤独那样绝望和万劫不复!

我把注意力放回到这幅画上,我的目光仍然停留在自动售货机上。

后来在女士的右边,应该是其他椅子的靠背和扶手,这让我想到想象店里可能还有其他人,不管是男是女,他们一定和图中的女士一样,独自品尝咖啡,咀嚼自己的思绪...

他们在同一家商店,但他们似乎来自两个不同的星球。你是一只鸟,我是一条鱼。他们在不确定的时刻就像他们自己!

我如此专注地喜欢爱德华·霍普的每一幅画,因为从他的画中,我看到了每一个个体的孤独,看到了以每一个个体命名的亿万个孤岛,它们一个个延伸到遥远的地平线...

2019-5-14

作者

高永健,一名教师。文本设计器。业余乡村妇女。葡萄酒小姐。著有散文集《不止我爱你》、《从汇川出发》。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