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内涵段子 / 主父偃 主父偃 政坛暴发户的下场

主父偃 主父偃 政坛暴发户的下场

主父偃是山东临淄人,临淄是当年齐国的都城。在汉武帝时期,它仍然属于王侯将相统治的地区,但主父偃比任何人都热爱统一的皇权。

朱年轻时,就学会了“纵横”之术,即苏秦、张仪走遍全国游说君主。汉武帝即位后,朱感受到时代的变化,开始学习《周易》、《春秋》等儒家思想。齐齐国的儒生不喜欢这个半路出家的投机者,他成了被排斥的对象。

朱家境贫寒,亲戚朋友都不愿意借钱给他。他北游燕、赵、中山等地。没有人对他好,他的宴请生活变得越来越尴尬。朱自言自语道:诸侯王不配做朋友,改变自己命运的办法只有一个:去长安。

元光元年,主父偃进入汉沽关,来到长安。一年前,强大的皇太后太后去世,汉武帝开始了一个独断专行的时代。后来,有着赫赫战功的大将军卫青,只是郎中令手下的一个中层官员,却受到皇帝的宠爱。主父偃离开了卫青的路。卫青和汉武帝谈过几次主父偃,汉武帝都不理会。

转眼五六年过去了,主父偃尴尬得生活都难以维持,身边的人也越来越讨厌他。他决定做最后的努力:给贝可写封信。

汉代未央宫的布局与北京故宫完全不同。宫城位于城市的西南角。西宫门和南宫门外是长安城的城墙,没那么重要。东门是迎接诸侯的正门,故宫是最高的,但北门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得更频繁。

北门内有一个叫司马公的部门,负责接收官员或百姓的来信。人有冤屈,可以通过这个渠道直接向皇帝反映,类似于今天的信访办。汉武帝还赋予了它一个新的功能:凡是认为自己有治国或其他方面才能的人,都可以在这里自荐,如果这个建议让皇帝满意,他就可以得到突飞猛进的提升。

按照正常流程,皇帝要看到这样的信是极其困难的,很多人在北门外等了好几年。朱成了幸运的人。他的信早上呈上,晚上被传唤。汉武帝对他和另外两个人说:“你们都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晚才见到你!”

或许可以推断,卫青推荐了朱,汉武帝立刻发现他真的是个人才。但是主父偃既然是有意重用自己的人,就不能被卫青推荐。会被委以重任,如果关系亲密,一个善待另一个,这对皇帝来说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汉武帝一直在等待这一天。他让大巴车司马留意北阙是否有主父偃的信,并立即向自己报告——我选择的人才一定是自己发现的。

朱为汉武帝提出了许多建议。纵横士人的情节被儒家包装后,效果极佳,有利于塑造皇帝的道德形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著名的“屯令”。庞大的诸侯国对朝廷是一种威胁,但直接剥夺他们的土地可能会激起反抗之心。还不如“使诸侯得推其子”。除了长子继承皇位之外,其他的儿子也可以获得侯爵的称号,得到一个郡。这完全符合仁孝之道,群臣不仅会反抗,甚至可能会感激;然而,朝廷不得不面对的强大诸侯国却变成了弱小的王国和弱小的国家,很容易剥夺他们的爵位。

主父偃很快成为汉武帝最宠信的官员。很多大臣都怕他的话,给他巨额贿赂。有人劝朱不要胡作非为。朱回答:“我从成年开始学习,到现在已经40多年了。我的野心无法实现,父母不把我当儿子,哥哥不肯收留我,客人嫌弃我。我已经陷入困境很久了。再说她老公的命,如果吃不了五锅,被五锅煮了就死了。我老了,到了一天结束的时候,我的行为就颠倒了,粗鲁了,我不在乎。”很明显,他只想发泄他40多年的怨恨。至于最后的结局,他有预感,但他不在乎。

后来主父偃向汉武帝报告,齐王有一个奇怪的行为。汉武帝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他想回到家乡,了结当年所有的恩怨。汉武帝封主父偃为齐相。当时c手中没有多少实权,地方行政事务的实际控制权掌握在朝廷指定的相手中。

却说朱回到齐,唤众弟兄并宾客,分了五百金,说:“我穷的时候,兄弟不给我吃的,穿的,宾客不让我进去。现在,我已经和谐了,你们中的一些人不远万里来见我。我今天和你分手了,请不要再进我家了!”他派人去警告齐王,他知道他和他妹妹乱伦的秘密。齐王知道主父偃已经用类似的罪名杀了太子,越想越害怕,于是自杀了。

与此同时,主父偃的末日即将到来。当年,他在赵也受到了冷遇。赵王害怕他的报复,他很早就收集了他的许多指控,只担心朱在皇帝身边,检举信会被切断。听到朱被任命为齐襄王,赵王欣喜若狂。主父偃一上书谷关,他的使者立即入关,上书朝廷,报告主父偃在执行“学费令”期间,收到了诸侯们的一大笔钱。

王召的报告和王琦自杀的消息首先传到了长安。汉武帝大怒,将主父偃绳之以法。

齐王去世的消息可能在汉武帝心中激起的不仅仅是愤怒。现在这个王琦是刘邦叔长子刘飞的后代,他和汉武帝的亲戚关系一直很疏远。他没有儿子。他死后,齐国的富庶之地将直接归朝廷郡县所有,这将带来巨大的利润。但作为一个推崇儒家思想的皇帝,逼死宗室是反对亲亲之道的,觊觎王侯之地也不符合义利之分。这些东西名声不好,一定要有一个承担责任的人。

据史书记载,汉武帝想赦免主父偃,但大臣公孙弘认为主父偃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不杀他就不能谢天下。善于遵从皇帝意愿的龚,很清楚皇帝想做什么,但不方便直接说出来。除掉齐王的大锅,主父偃已经背过了;所以除掉主父偃这个小锅,作为皇帝越级提拔的臣子,他当然要有自知之明。

元朔二年,也就是司马迁下西洋的前一年,朱被处死。这件事给年轻的司马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哀叹,主父偃走红时,有数千宾客被宗族杀害,却没有人来拜访他。他还说:“主父偃正途,众皆知,誉败,士辩其恶。伤心的老公!”

这种关于人情冷暖的情感恐怕在当时很难引起共鸣。政治暴发户朱,无疑被视为疯狗。人们说他的好话只是出于恐惧,与亲近和尊重无关。他的去世让无数人松了一口气。

班固写时,先是称赞朱的才华,然后评论说:“父欲得家...死亡是个好地方,所以他不能讨厌它!”

就算主父偃本人,恐怕也更愿意接受班固的言论。“我老公吃不了五锅,但他死了能煮五锅。”“我要死了,所以我要做得很糟糕。”从这样的话中,我可以感受到朱对这个世界的深深仇恨。心存险恶的凉薄,是他对世界的认知。世界对他越差,他越证明自己是对的。比起被歧视被践踏的悲惨生活,成功发泄仇恨后自我毁灭可能是幸福得多的结局。

汉武帝时期,出现了很多像主父偃这样的人物。他们的品德并不高尚,但他们都聪明、精力充沛、雄心勃勃、斗志昂扬。

如果他们出生在一个宗法制度牢牢束缚社会的时代,他们就没有机会,那些垄断社会资源、充满仁义道德的特权阶级就会把他们踩在脚下。他们要么反抗,很容易被压成碎片,要么只能一辈子默默无闻。

如果他们出生在战国时期,他们的人生会有一个更大的舞台。他们会在诸侯之间奔走,交朋友,兴风作浪。其中最成功的,可以怒而诸侯惧,安身立命而天下息。

但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前面有大大小小的路,但最后都只指向一个目标:去长安——只有一个人能改变自己的命运,那就是长安的皇帝。

想象一下,朱买臣、主父偃或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在巍峨的未央宫北阙外,满怀期待地等待着新的一天……终于有人出来告诉他们,皇帝读过所有人的书,但他今天不打算召唤任何人。

希望的泡沫再次破碎。这时,夕阳从长安城城墙外落下,晚风从关中平原吹来。人们掸去灰尘,意识到他们已经饿了。透过宫门,他们可以看到未央宫的灯光逐渐亮起;回头看,是长安城内最豪华的住宅区,宗室外戚,或者说是富家子弟居住的地方,号称“北魁甲一号”。现在,盛大的宴会准备开始了,精美的菜肴和华丽的歌曲排列整齐。这一切离你如此之近,又如此之远。这个时候,大家的眼里不是都燃烧着欲望吗?北阙外的人,谁不想冲进热闹的蜂房,一口把甜蜜蜜吸上来?

所以,他们需要皇帝,皇帝也需要他们。正是这些人改变自己生活的愿望,成为达汗领土保持统一的动力。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