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态 > 猎奇八卦 / 无翼鸟可知子伯母与漫画 你可知日本漫画也曾抄袭?

无翼鸟可知子伯母与漫画 你可知日本漫画也曾抄袭?

当你在俗称p站的Pixiv搜索栏中输入“ミュシャ”(musha style)时,你会发现搜索结果中的大部分图像都具有相似的特征:文字被放置在由曲线、圆形或其他几何图形和植物纹理组成的对称背景前,色彩艳丽或鲜艳,笔画细腻优美,装饰性强。

比如日本插画师Takumi的宫崎骏其人动画粉丝作品,重新诠释了宫崎骏其人动画中清新质朴的人物形象,让读者耳目一新。

日本插画家拓美的宫崎骏其人动画粉丝作品

《哈尔的移动城堡》《风》

无独有偶,木莎风格的影响在日本主流动漫市场也能看到。比如Clamp的Kulo卡,魔法骑士系列插画,或者罗德斯之战原画。

夹子的魔法卡女孩樱桃中的库洛卡

阿尔丰斯·穆夏对日本漫画的影响似乎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那么,他是谁?为什么他的风格能赢得主流少女漫画家的青睐,在日本漫画界形成标签?

一个依赖女人的男人!?

阿尔法斯·穆萨19世纪出生在捷克的一个小镇上。少年时在维也纳从事舞台背景绘画工作,业余时间晚上在设计学校学习。虽然夏目的学习道路很顺利,一直从事艺术设计,但作为一名艺术家,他无疑是大器晚成。直到1895年,他35岁的时候,他才成为一个真正的热门。

阿尔丰斯·穆夏(1860-1939)

正是当时法国最著名的女演员萨拉·贝恩哈特给了他这个宝贵的机会。1894年的圣诞节,当他所有的同事都在度假时,他偶然接到了一个紧急订单——为莎拉·伯恩哈德的新歌剧《吉斯蒙大》画海报。随着新剧的宣传,海报遍布巴黎街头。

“吉斯蒙达”海报

端庄美丽的女主角形象,细节中精致的图案,自然主义和象征主义的结合,俘获了巴黎人的心。因此,夏目也成为新艺术运动的代表人物和商业宣传的新宠。

从日本到欧洲,从欧洲到日本

作为夏目的摇篮,“新艺术运动”在1895年至1905年间风靡欧洲。它最突出的特点是运用了曲线、植物、昆虫等元素,性感的女性形象往往是画面的主体。有趣的是,除了继承工艺美术运动(The Arts & amp;The)之外,工艺美术运动的反工业化和自然主义也受到东方美学的影响。

茶花女(阿尔丰斯·穆夏)1896

早在17世纪初,中国装饰风格传入欧洲,东方美学的特殊性就受到贵族的喜爱。英国、意大利等国的工匠开始纷纷效仿,逐渐形成了一种被称为“中国风”的艺术潮流。到了19世纪,美国炮火打开了日本的大门,大量的日本家具、漆器、印刷材料和瓷器进入欧洲。包装纸上的浮世绘让西方艺术界感受到了新的审美冲击,从构图和色彩方面影响了一大批欧洲艺术家。由色块和线描构成的浮世绘的平面化审美也被新艺术运动所吸收。

梵高1887年的画作《日本花魁》

那么,夏目的风格是如何传到日本的呢?

明治维新运动相信大家都很熟悉。除了教科书告诉我们的,日本在政治、经济上受到了西方的影响,在文化、社会生活上也与西方世界接轨。1900年,日本参加了巴黎世博会。虽然它传播了自己的文化特征,但最重要的是带回了西方的潮流,包括新艺术运动的设计风格。夏目的风格自然也包括在内。

以戏剧海报而闻名的阿尔丰斯·穆夏,无疑非常适合制作具有装饰性和美学风格的商业海报,这一点很快被日本插画家发现。

北野恒夫是活跃在明治、昭和时期的插画师。他将西方绘画技法融入到浮世绘的创作中,使浮世绘的原始平面化获得了立体感。1911年,他为立川出口商品展览会画的海报,显然是借用了夏目在1898年创作的《艺术的图式和风格》一幅四幅画。

神户北川出口商品展览会海报(北野恒福)1911

背景和人物的描述风格与夏目的“艺术”系列几乎相同,只是细节上加入了地方元素,比如女性的东方外观,手捧樱花,背景是沙滩。

四重绘画艺术:诗歌、舞蹈、绘画和音乐

1897年,阿尔方斯·穆沙为《羽翼》杂志画的海报

可以说这部作品和夏目1897年为莎拉·伯恩哈特画的杂志海报一模一样,从大构图到卷发的方式没有区别。与其说是参考,不如说是直接复制,这样的例子很多。

《明星》7号,“一笔开始”(一笔变美)

1897年夏目为“100人沙龙”设计的海报

如果说向美国学习是“明目张胆”的话,藤岛武史就含蓄多了。第一次出版的《明星》封面是藤岛武二写的,图式中有夏目十二生肖的影子,但它也保留了自己的风格。

《明星》第三封面(藤岛武二)

黄道十二宫(夏目),1896

藤岛武二与美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消化了夏目图式的特点,并用自己的理解和感受重新创造了它。例如,他为与谢野馨的《乱发》画的封面将构图重新设定为以卷发、花朵和女性为主要元素的木下风格。

松散头发的封面(藤岛武二)

藤岛还为整个诗集写了插图,其中的四季系列不可避免地让人想起夏目的四季系列,但从内容和形式上看,藤岛的四季都带有正统的日本风味。

从女性文学到少女漫画

夏目图式与明治时期的创新文学,尤其是女性文学密切相关。对于具有创新精神和浪漫主义风格的明星诗人来说,夏目的图式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和纯粹的美学意义,似乎对他们很有吸引力。

明星诗人与当时咄咄逼人的军国主义格格不入。1904年日俄战争期间,与谢野Akiko在《星球大战》中发表反战诗《不要死》,沉痛悼念战死的兄弟,同时以《天皇不会亲自参战》直接表达反抗,吸引激进分子对与谢野Akiko本人乃至《星球大战》进行攻击。另一方面,与谢野馨的其他作品更注重女性自身情绪和情感的表达,赞美青春、爱情和自由。

与谢野馨(“文浩野狗”是人设计的)

在日本漫画史上,第一部少女漫画是由手冢治虫创作的,但它只是一部少女皮肤上的少年冒险故事,然后是由秀树水野彩香创作的童话少女漫画。直到“花24年团”的出现,萩尾望都、竹宫惠子、大岛弓子等人创作的少女漫画不仅文学性强,而且非常注重人物内心情感的表达。

萩尾望都《托马斯的心》开篇的文学独白

竹宫惠子《风与木》诗中的禁忌之爱

日本漫画评论家大冢秀树(Hideki Otsuka)认为,“花24年团”的少女漫画是以与谢野馨(Yosano Akiko)为代表的文学元素的复兴,注重表现女性的心灵和身体。

另一方面,20世纪70年代,“24年花团”的许多成员去欧洲进行了长时间的旅行,他们对欧美文化的吸收和钦佩无疑表现在他们的作品中。竹宫惠子是欧洲世界舞台上最早创作漫画的作家之一。

绿池包子的《浪漫英雄》描绘了怪贼和伯爵之间的情感纠葛。

萩尾望都的《博传奇》据说是日本漫画史上的第一个故事

吸血鬼故事集。

池田理代子的《凡尔赛玫瑰》

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历史漫画。

竹宫惠子的《风与木的诗》讲述了这个故事

十九世纪两个法国少年之间纯洁友谊的故事发生了。

因此,以夏目为代表的新艺术运动的唯美主义被引入了少女漫画。图式的借用只是表面的,影响深远的是鲜花、曲线等浪漫元素逐渐成为女孩漫画中渲染气氛的惯用媒介,并延续至今。

无论是漫画作品中的木莎风格,还是故事中的浪漫情怀,这都是夏目与动画的一次精彩相遇。

巧合的是,此刻在广东省博物馆,也发生了这样一场精彩的邂逅——

夏目与新艺术展览

首届全国动画艺术展

同时在广东省博物馆展出;夏目和动画的融合碰撞会给你不寻常的感官体验吗?

在欣赏夏目精致魅力的同时,动画丰富多彩的想象力将萦绕在你的脑海中。

“夏目和动漫与你同在。”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