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闻 > 奇闻异事 / 我看甬剧的作文

我看甬剧的作文

我看了永剧的作曲。以下文字资料由边肖为大家收集整理。让我们快速看一下它们。

我从来没看过戏剧。

看了永剧《典妻》,没想到是在看一部宁波鲜为人知的地方剧。这部剧具备了一部剧应该具备的舞台品格,人物、情感、意境都是完整恰当的。相反,它并没有让人们太过关注戏剧《永戏》的特点。更难得的是,这部剧终于抛弃了舞台老板空熟悉的帝王将相。最后,它展示了一个在土壤之上的所有生物中跋涉的女人。当艺术对这个无助的草根人物投以怜悯之心时,总是让人感到一种温暖,一种安慰。即使是一个卑微的人,也需要点亮自己的灵魂。

“妻子”的主题取自宁波作家柔石的小说《母亲是奴隶》,柔石英年早逝。

民国初年,浙东一贫如洗的农民家庭,丈夫无谋生之计,嗜酒嗜赌,儿子春宝年幼体弱多病,竟厚着脸皮把妻子的教规借给一个富家子弟用了三年。

老婆为家,为了春宝的病,只好痛不要孩子,放下面子。

到了秀才家,秋宝生了个儿子。虽然秀才没有把她看得太细,但秀才的老婆是个厉害角色。她不谈她是仆人,只让秋宝叫她“阿姨”。三年期满,骨瘦如柴的妻子再一次告别了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的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而奄奄一息的春宝却死在了她的怀里。

剧的故事基本忠于原著。小说中的女主角没有名字,叫“老婆”。在剧中,她还是没有名字。灵魂在两个家庭两个儿子之间被撕裂的母亲,尊严被丈夫和读书人家庭践踏的妻子,遭受了如此绝望的煎熬,连名字都没有。

这部戏剧的结局与小说的不同。小说结尾,春宝是个八岁的孩子。妻子在一群孩子中认出他后,他就远离母亲出生,一直躲到晚上睡觉。“转过身后,妈妈紧紧抱住他,孩子却用脸伏在胸前,用双手抚摸乳房。”小说中的苦难是一种无声的、不确定的痛苦。妻子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掉一滴眼泪。然而,“寂静而寒冷的死夜似乎无限期地拖着,拖着……”

剧的处理是:老婆跑回家看春宝,春宝已经想她三年了。躺在床上的春宝,依旧重复着最初的呻吟:“妈妈,我饿了,我冷了,我的身体好痛。”妻子最后看了一眼,春宝死了。

这种处理很可能是放大夸大妻子的痛苦,在结构上也是首尾呼应。

但这样外在的、过于戏剧化的处理,非但没有工艺的作用,反而削弱了痛苦的力量,妻子的悲痛在剧末的长唱中出现空洞。

《一个妻子》导演成功。在对妻子的刻画中,戏剧的审美和舞蹈的肢体动作与人物的身份和感情相结合,赋予了演员丰富的表演手段,但并没有脱离戏剧动作和人物的内心感受,给观众以强烈的冲击。

其中有些令人印象深刻:在同一个场景中,肢体语言清晰地展现了人物的身份、情境和情绪;老婆坐着破轿子从秀才家回家,一路高歌,把一个不安的母亲刻画的淋漓尽致。快到家的时候,老婆跑了一圈,换了几个跑步姿势,跳舞,打角色,可以说是全剧五颜六色的动作。只有舞台才能做到这样的人物塑造方式,这才是戏剧的魅力所在。

灯光的处理也是难能可贵。

一般来说,歌剧的舞台灯光在北方歌剧中要明亮得多,怕演员在舞台上不够出彩,有的表演灯光让观众睁不开眼;很多南方戏曲喜欢彩灯,就像歌舞晚会一样。

这部剧用光了很多,无论是营造环境,渲染气氛,还是充当戏剧角色,都没有太多的炫耀,但都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这次看永剧是一种艺术享受。

要求

谢谢你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