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态 > 社会热点 / 葡萄牙 葡萄牙人,最特别的存在

葡萄牙 葡萄牙人,最特别的存在

葡萄牙是个小国,但在足球版图上却不容忽视。如今的葡萄牙已经远离世界的中心舞台,但足球却给了它最大的存在感。

然而,即使是成功的葡萄牙人也总是被一种恶魔所笼罩,因为无论他们能从世界上赢得多少赞扬,那些内心没有足够安全感的人总是对外国缺乏太多的信任。

这可能是球场内外的葡萄牙人,有太多争议的原因......

然而,回想起葡萄牙的过去,也许这一切都不再是偶然。

一个

葡萄牙人——足球界的流浪者

我相信对于很多热爱足球和瓦格纳歌剧的人来说,“漂泊的荷兰人”这个词并不陌生。

葡萄牙位于欧洲大陆的最西部。

但是,在足球世界里,和荷兰人一样,也有一个曾经以航海闻名的国家,那就是葡萄牙,它位于欧洲的西南边境。

恐怕这里的人和其他欧洲国家一样热爱足球。但是在欧洲的版图上,卢西塔尼亚之地并不能真正为来往的著名足球运动员提供一个足够曝光的舞台。

2018年世界杯,葡萄牙1-1伊朗,葡萄牙当地球迷庆祝夸雷斯马世界浪潮。

所以对于很多著名的球星和教练来说,可能就此止步了。然而,这只是星光大道的一个重要岗位。

对于未来很多葡萄牙足球名将来说,祖国的绿色舞台显然不足以让他们在国际足坛成名。所以葡萄牙足球运动员在更大更广的日子里飞翔空是很自然的选择。

穆里尼奥执教皇马三年,在马德里遇到c罗。

他们年轻时离开家乡,逃离特茹河和杜罗的河岸,或者来到伊比利亚半岛的邻国,或者横渡大洋,去英伦三岛和亚平宁,在欧洲各大足球城市如马德里、巴萨罗那、伦敦、曼彻斯特、米兰或都灵赢得球迷和媒体的认可——无论是福特雷、保罗·索萨、菲戈、戈麦斯,还是c罗、夸雷斯马等。

但“江南虽是异乡”这句话,可能会让这些流浪在天涯海角的卢西塔尼亚人感到不安。在异国他乡,虽然可以在足球上挥洒才华,但永远无法弥补心中的不安全感。因此,他们的言行往往会让观众感到奇怪,甚至不合理。

菲戈在巴萨担任队长,但私下与依然是皇马候选人的弗洛伦蒂诺签订了秘密协议。最后,桥下的水只能选择背叛诺坎普的球迷;

作为两代葡萄牙偶像,菲戈和c罗都做出了“离谱”的举动。

c罗有时在媒体面前表现出极端的傲慢,有时毫无保留地倾诉自己所有的不满和不快,直到今年夏天,以令人震惊的方式离开皇马加盟尤文图斯;

曼联在今天凌晨结束的欧冠小组赛中2:1击败尤文图斯,穆里尼奥的庆祝活动在赛后引发争议。

穆里尼奥的自负成为了近十年来世界足坛最独特的景观。“上帝第二”的偏执曾使他享受人间的欢乐,但现在却保留了看客的冷嘲热讽......

本赛季欧冠小组赛,曼联主场0:1不敌尤文图斯,穆里尼奥三指挑战尤文图斯球迷,意味着他带领国际米兰获得三冠王。

每一个在欧洲足坛取得巨大成就的葡萄牙足球运动员都用自己的方式表明,生活在异国他乡的葡萄牙人没有一颗依靠的心。而且纵观足球的历史,几乎所有的葡萄牙球星都没有在他们赢得很多掌声的土地上终老。

菲戈带着“犹大”的恶名离开了诺坎普,但未能在伯纳乌结束自己的足球生涯。第二年他搬到了梅阿查,效力于国际米兰。鲁伊·科斯塔从佛罗伦萨来到米兰,最后回到本菲卡。当c罗从老特拉福德来到伯纳乌的时候,也许他相信他会在这里呆一辈子。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夏天,他来到了意大利重要的工业城镇都灵,这里显然似乎不是他的最终目的地。

在听不到地方口音的土地上,他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精神港湾,却依然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也许,在那些欧洲大都市,让葡萄牙人放不下的是,他们无法安静地品味里斯本家乡的“法多”!只有优美而忧伤的声音,才能让敏感的葡萄牙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罗泰罗(日志),2004年欧洲锦标赛的官方球。

你还记得2004年在葡萄牙举行欧洲杯时,阿迪达斯曾将比赛用球命名为“航海日志”吗?也许这种漂泊异乡的不安全感也遗传了这个国家的航海家气质。

2

葡萄牙航海家气质

如今经济生活水平在欧洲排名靠后的葡萄牙,在从南到北的游客心中都有一席之地,在欧洲的地理版图上明显缺乏必要的存在感。

1562年,葡萄牙人在澳门建立了“圣保罗教堂”。三次大火之后,只剩下今天的三霸牌坊。

然而几百年前,这个小国曾经是一个横跨四大洲的世界帝国。他们曾经拥有巴西,印度的果阿,马来群岛的东帝汶,以及大量的非洲殖民地,中国的澳门特别行政区也曾经成为葡萄牙人兴盛几百年的殖民地。

葡萄牙殖民领土已经涉足南美、亚洲和非洲。

追忆往昔,繁华的竞争,虽然宏伟残酷的大航海时代早已结束,但这种航海家精神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复存在。它已经成为葡萄牙的民族精神支柱,深深铭刻在葡萄牙人民的心中。

迪亚斯、瓦斯科·达加马(vasco Dagama)和麦哲伦(Magellan)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让人联想到几代从里斯本远航的航海家寻找理想的“黄金国度”的热情。

罗卡点——山、海、海洋的壮丽景色。

换句话说,葡萄牙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被称为民族精神象征的卡蒙斯曾写道:“陆地止于此,海洋始于(Onde a terra se acaba e o mar começ)。”

因为欧亚大陆最西端的罗卡点,在欧洲人眼里就是世界末日。以前去罗卡点旅游,俯瞰风,山、海、天融为一体的壮丽景象,三言两语无法解释。

罗卡角的悬崖上有一座灯塔和一个面朝大海的十字架。纪念碑上用葡萄牙语写着“陆地止于此,海洋始于斯里兰卡”。

里斯本作为欧洲大陆最西部的城市,位于特鲁河入海口,也有着大多数欧洲城市所没有的气魄——特鲁河入海口,滔滔江水向西流,使得这个欧洲大陆最西部的大都市有着欧洲城市少有的大气。

这种氛围给了卢西塔尼亚人离开故土,去未知世界探索广阔世界的勇气。这可能是世人津津乐道葡萄牙“航海家气质”的一面;然而,谁能想到,在不怕自然的葡萄牙祖先的勇敢背后,还有许多未知的痛苦和对未来海上道路的困惑......

汝河日落。

即使在地理面积远小于中国的欧洲大陆,葡萄牙也只是一个小国。对于这个位于伊比利亚半岛一角的国家来说,也让历代葡萄牙国王和贵族失眠。

他们一方面精心经营与卡斯蒂利亚王国即未来西班牙王国的关系,重复着自古以来“以小见大”的外交传统;另一方面,葡萄牙人为了避免有一天被强大的邻国吞并,自中世纪光复运动成立以来,一直与英国保持同盟关系。

每天充满波折的伊比利亚半岛,时好时坏。

因为英国和葡萄牙的盟约,西班牙这个强大的邻国,在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都不敢多考虑葡萄牙。拿破仑的军队进入里斯本后,正是在英国人的帮助下,布拉干萨家族才得以恢复葡萄牙王室的身份,将法国人驱逐出祖国。

时至今日,葡萄牙仍然采用与英国相同的格林威治标准时间,而不是像欧洲大陆上的伙伴一样加入广阔的“东第一区”。佩索阿是20世纪葡萄牙最伟大的诗人,他的诗歌往往是用英语而不是葡萄牙语完成的。

葡萄牙自然没有足够的领土纵深,国力也不够强大。当然,他们无法对强大的卡斯蒂利亚王国发动扩张战争。因此,放眼罗卡角之外,无边无际的海洋成为了这里的人们离家时最无奈的选择。有远见的恩里克王子说服父亲若昂一世征服休达港,休达港是1415年北非地中海的关键点,也成为“大发现时代”的象征。

在王室的支持下,葡萄牙水手先后到达马德拉群岛、亚速尔群岛和佛得角,在西非海岸一个接一个地建立据点。恩里克王子死后,他们探索未知世界的热情并没有消退。到达刚果河流域后,安哥拉成为他们的殖民据点。

葡萄牙纪念海洋时代的“发现者纪念碑”(由恩里克王子领导)。

当然,随着安哥拉的殖民化,人类历史上一段不光彩的历史——奴隶贸易——进入了高潮。

到目前为止,葡萄牙很多著名的足球人物都来自于这些“大发现时代”所占据的土地。最熟悉的c罗,来自马德拉最大的城市丰萨尔;保莱塔,前国家队历史前锋,家乡位于亚速尔群岛;纳尼来自更远的佛得角;葡萄牙历史上的足球巨人,“黑豹”尤斯比奥,来自东非海岸的莫桑比克。

葡萄牙传奇球星尤斯·比奥出生于莫桑比克马普托。

就像今天法国还在攫取非洲大陆前殖民地的足球资源一样,葡萄牙足球的繁荣也离不开这些伟大的海洋时代赢得的土地。

甚至,很多在足球王国巴西无法赢得为国效力机会的球员也加入了这个前主权国家。其中最出名的是曾经在巴萨大获成功的德科,红蓝军团,还有效力皇马十年的佩佩,这几年也是葡萄牙防守的中坚。此外,还有很多巴西人,比如德拉伊和里德森,他们曾经穿着葡萄牙队的紫衫。

悲伤的法多——葡萄牙人的乡愁

忧郁的葡萄牙人。

或许,很多人都知道,葡萄牙在高度发达的欧洲是一个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所以也被很多人称为“发达国家中的发展中国家”,人均GDP等指标现在落后于中国最发达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

由于常年经济不景气,许多葡萄牙人和他们的祖先一样,离开家乡,去欧洲其他地方找工作。

葡萄牙GDP甚至一度呈现负增长趋势。

我在巴黎游学期间,曾经住过巴黎市区的一栋老房子。那栋楼的门房太太是葡萄牙人。她和她的丈夫来自里斯本。经常看到他们两个可爱的孩子穿着“大红鹰”本菲卡队的球衣和妈妈一起旅行。

在欧洲的每一个角落,如法国、德国、西班牙、荷兰、比利时,都有许多葡萄牙劳工,他们远离故土,只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机会和更多的收入。

本赛季英超联赛第9轮,切尔西主场2-2战平曼联。面对斯坦福桥的骂声,穆里尼奥伸出三根手指:我为切尔西赢得了三个英超冠军。

这也可能造就了葡萄牙人在欧洲的独特一面,从小贩到c罗、穆里尼奥这样的公众偶像,所有这些都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了已经远离家乡的葡萄牙人特有的不安全感。

荷兰人、比利时人或丹麦人和奥地利人,虽然他们也来自小国,但他们在欧洲各地似乎没有像葡萄牙人那样找到精神安慰。也许,高度发达的经济水平让他们能够自信地面对国外的一切。

c罗和穆里尼奥难以忍受的傲慢和自恋,可能是葡萄牙人在异乡的深深不安全感,以一种看似凶狠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用“3”对3”diss穆里尼奥,世界的疯子。

毕竟在那些发达的现代欧洲城市里,生活在国外的卢西塔尼亚人怀念的,是毁了家乡的地方口音,是让海外旅行者的心默默哭泣的法多。

在我访问葡萄牙期间,我曾经和一位在葡萄牙生活多年的中国人谈论过这种被称为葡萄牙“国粹”的音乐形式。他的话至今记忆犹新:“法多不同于欧洲优雅的古典音乐。它不是一种春雪中的音乐,而是下层巴丽人的一种情结,是一种民间艺术”人们以一种婉约哀怨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哀叹世事无常,觉得爱情稍纵即逝,美好无比。

Fado性能。

“法多”一词源于拉丁语,字面意思是“命运”。无论是一个坚持为赋新词而表达悲伤的年轻人,还是一个知道悲伤滋味,经历每一场霜降的人,内心都会震惊。这种艺术形式历史悠久,甚至可以追溯到遥远的中世纪,摩尔人还停留在里斯本。

现代法多的代表歌手阿姆利亚·罗德里格斯演唱的《里斯本风味》。

有人说法多是中世纪欧洲的吟游诗人传统和阿拉伯风格音乐结合的产物。优美悲凉的曲调与葡萄牙人敏感脆弱的心灵是绝配。

几乎所有在阿尔法玛(里斯本最古老的城市)的餐厅都会在夜幕降临时成为法多歌手的舞台。1755年,大地震几乎摧毁了里斯本。阿尔法玛幸存下来是因为它位于一座高山上,并且保存完好。因此,它也成为古代葡萄牙首都最传统的地区。

阿尔法马镇。

穿梭在阿法玛破败的老街之间,也许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就是数百年前演奏阿拉伯乐器的法多顽强生存并在这里茁壮成长的地方。

这种悲伤、哀怨的音乐方式与葡萄牙语完美匹配。也许只有这种语言特有的节奏才能支持法多的解读。

里斯本有欧洲最古老的电车。

很多人或多或少都知道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两者的区别给听者更深的感受——西班牙语清脆、流畅、快速,所有音节紧密结合。相反,葡萄牙语显得很有抑扬顿挫,在重音和轻声的结合上颇有古典拉丁韵

我觉得葡萄牙语是一种很温柔的语言,就像法多一样,也是一种舒缓的音乐。脾气暴躁的人葡萄牙语说不好,葡萄牙语说不好的人法多唱不好。

穿越过去——里斯本的未竟事业

里斯本是一座被时间遗忘的城市,她也接受了被世界遗忘的结局。

前几年去葡萄牙旅游的时候,我曾经想过写一张游记,记录我在这个古城的生活,前一句话正是我在酝酿这张游记的时候一直在脑子里想的。因为,比起许多迷人的欧洲首都——罗马、维也纳、巴黎、伦敦,里斯本更像是静静地躺在角落里的苍海遗迹。

可惜我没写过。直到今天,当我想起过去一年的记忆时,我想起了如何努力拼接这些在我记忆中变得越来越支离破碎的过去事件......

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在瑞典隆德读书的大学学姐,怀着极大的兴趣来到了里斯本。当各自感叹命运的奇妙时,我们这些去过欧洲很多地方的人,坐在一起走向罗卡点的大巴上,有过这样的对话。

位于特居河畔的“被遗忘的首都”里斯本。

“你最喜欢的欧洲城市是哪里?”

想了很久,我缓缓的说,“维也纳。”

“维也纳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城市,”我以为遇到了知己,然后她继续说,“但现在,维也纳在我心中只能退居二线,因为里斯本是我最喜欢的。”

里斯本《破碎的墙》。

“我认为里斯本是一座被时间遗忘的城市。整个城市都有一种破墙的感觉,太破旧了。”

“是的,她真的很像一个城市里刚刚来访的人。但这里的人也接受了被世界遗忘的命运,静静地躺在看似不起眼的角落里,自得其乐。”

听了这些,我突然意识到里斯本的美好。

山与海相连,天地合一的里斯本,有着大多数欧洲城市所没有的氛围。在欧洲这个著名的“山城”,许多街道都非常陡峭。无论是阿尔法玛老城区还是山脚新城区,街道两端往往都不是很长,有几层楼的巨大落差。这样的城市布局,熟悉重庆的朋友,一定不会特别陌生。

天地一体的里斯本。

但是,对于当时在巴黎读书的我来说,印象更深的是里斯本的人情味和里斯本人的热情。

在熙熙攘攘的大都市巴黎,早出晚归的人早就习惯了地铁上那些歌手的表演艺术,大部分人都把MoMo的目光投向了那些动作艺术。

里斯本地铁站。

所以,当我在里斯本地铁上看到乘客在唱歌、打闹、和地铁歌手互动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在巴黎,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是如此鲜明,而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无论是朝九晚六工作的工人,还是来看葡京美景的游客。

即使在这里,你也可以和陌生人进行热烈的交谈——一个漂亮的葡萄牙女孩看到我的东方面孔时给了我一个微笑,当我也微笑着回敬时,她突然告诉我,她的祖先有中国人,所以她看到中国人时很亲切。

里斯本的圣杰罗尼莫修道院。

虽然有四分之一的葡萄牙人居住在这里,但安静的里斯本与伦敦、巴黎、罗马、米兰、马德里、巴塞罗那等欧洲大都市不同,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各种各样的治安事件发生,在游客心中已经越来越臭名昭著。

以前半夜走四个地铁站回到招待所,也没觉得有丝毫不安——里斯本虽然没有聚光灯下的欧洲大都市那么发达,但却是个让人安心的地方。

贝伦塔,里斯本的标志性建筑。

这时,对里斯本的印象突然变得非常清晰。我心中最难记的不是贝伦塔、海事博物馆、圣杰罗尼莫修道院,也不是本菲卡队的宏伟球场,而是这里的人,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感受不到多少隔阂,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这里是那么的近!

也许,里斯本是这里人最可靠的港湾。

贝伦塔附近著名的“贝伦蛋挞”。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漂泊他乡的葡萄牙人的乡愁那么强烈,因为在伦敦、巴黎、马德里、米兰这样典型的欧洲大都市,这个被遗忘在江湖中的城市,怎么会有这样一种精神慰藉的感觉?

图文源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著作者

周浩是《运动员》和《足球周刊》的资深撰稿人

葡萄牙足球

你对葡萄牙了解多少?

你印象最深的葡萄牙球员或教练是谁?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想说的话,五位好评最多的读者将有机会获得精美的星卡。

欢迎与我们分享

关于球,关于世界

于悦·yuyue@qiuduoduo.cn

点击探索足球世界

阿根廷|巴西|克罗地亚|法国|德国

尤文|切尔西|阿森纳|巴塞罗那|米兰

皇家马德里|红星|曼城

界外球

国足

不喜欢吗?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