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态 > 猎奇八卦 / 59store网上便利店 学买网校园电商平台59store运营分析

59store网上便利店 学买网校园电商平台59store运营分析

每当我在公共汽车上听到阿里·旺旺和叮咚声,田琛都会感到惊讶,并下意识地认为命令来了。24岁的田琛是华东科技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即将毕业。半年前,她成为华东理工大学59店的校园经理。

沈天锁的兼职是59店推的夜猫店项目。每个学校每个宿舍楼招一个楼管。59店负责为楼经理提供商品,楼经理负责楼内夜猫店的推广运营,每天21:00-23:00发货。

有一段时间,59店夜猫店在宿舍楼开始流行。其实在国内一二线城市,校园O2O线上超市正在悄然兴起,59店夜猫店只是其中一种特殊的运营模式。

自营平台重构利益链

2014年5月,定位为校园生活的O2O服务平台59 Store正式上线,为学生提供59分钟内的休闲零食。2015年3月,获得君联资本和深圳创投共同投资3000万的A系列融资。

对于快消品零售商来说,货源是首要基础。选择自营还是线下门店,是59店CEO周鲲鹏最初的探索点。

他曾经考虑过进入便利店、小卖部、大中型超市等。在平台进入模式下,然后59store负责分销。但实际上,这些店铺的产品重叠度很高,平台只需要自行运营高频率需求的品类,就可以实现用户的高留存。

而且线下店铺不愿意在59店平台上实时访问店铺的库存信息,即使访问了,也需要花费额外的人力来更新和维护库存信息,使得谈判难以取得进展。另外,如果平台只负责配送,不参与供应链前端,会大大削弱平台的盈利能力和对商品的控制力。

因此,59店决定从源头入手,采取自营方式,直接与品牌和工厂合作,以获得议价权和对商品的独立控制权。

类似的纠结不仅发生在59店,作为校园O2O的开创者在网上也经历了8天的摸索期。

2013年5月,8天在线正式上线。经过几次探索,CEO顾问也选择了自营模式。

在咨询师看来,快消品成本低,但用户手价相对较高。从商业角度来看,商品最终通过生产、储存、运输、零售等四个环节到达客户手中。,后三个环节都是打包的,用互联网思维节约成本,在商品方面更有竞争力。

以一瓶矿泉水为例。成本价0.2元。厂家分摊营销费用后,以0.6元的价格卖给各城市总经销。总经销将货物储存在数万平方米的大型仓库中,然后以1.2元的价格批发给各地区的批发商。

区域批发商利用数百平方米的仓库库存向周边街道的零售商供货。这类零售商往往存货不多,但由于零售商租金和人工成本较高,这瓶矿泉水已涨到2元,甚至以2.5元卖给客户。

据了解,8天线上一瓶农夫山泉的价格在1.4元,而物美等大型超市的价格在1.5元,相当于全市总配送量。

现在8天在线和59店都是直接和厂家合作,尽量取消中间分销环节。为了满足厂家一次采购几千盒的需求,8天线上把商品的SKU削减到200 ~ 300,重点放在精品超市的概念上,每个品类只与个别厂家合作,从而获得商品差价的巨大优势。

基于对商品的数据分析,59店采用了两种不同的合作方式。对于销售率高的畅销商品,59店直接买断提前备货,获得较低的出厂价。比如孔师傅方便面,每次购买三天就能卖完,而且运行周期短,没有退换货。对于平均销售率的商品,采用代理制度,未售出的商品可以退还给制造商。

校园市场一小时送货

大部分高校都在郊区,比较偏僻封闭。周边行业并不富裕,相应的配套设施也不完善。“大型超市产品丰富,推广力度大。购买后不会过期。但是,出门至少要半天,这是最大的弊端。”浙江大学广播电视新闻学研究生说。

确定了自营方向后,59店和8天在线的发展非常相似。无一例外的以快速配送服务为主,建立即时响应配送系统,一小时配送,与第二天到达的一号店、天猫超市等电商的物流服务是分开的。然而,当他们建立自己的分销团队时,他们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59store选择建立自己的全职分销团队,而8天在线则利用学生群体来负责分销。

在周鲲鹏看来,配送的成本主要由配送密度决定,校园的集群效应更明显。数据显示,59店配送地址多集中在宿舍区,进一步降低了配送成本。

但由于学生的稳定性和专业性不足以匹配平台配送任务的集约高效运行,需要花费大量的管理成本,甚至导致整体配送成本较高,59store选择配备专职配送人员,培训后上岗。

8天网上投递人员基本都是兼职学生,现在有2000多。8天在线交付员工将根据特定的时间安排系统交付,类似于课程。根据不同时间段的不同订单,安排每班服务的调度员数量。为了保证每个学生调度员的工作效率,8天线上将一天的工作时间进行划分,调度员按照碎片化的时间上班,按照发货单领取工资。每笔订单可以获得一元以上的收入,直接汇到调度员的支付宝。

除了调度员的身份不同,59店和8天在线的配送逻辑是相似的。

他们都是通过总仓和子仓协同工作,整理出物流系统的主线和支线。一般在一个城市建立一个总仓库,有几个子仓库,每个子仓库覆盖一个或多个学校。“选址的原则是把从仓库到每个学校的时间控制在5分钟以内,保证配送的效率。”周鲲鹏向《世界网商》记者介绍。

59店每个子仓都有一名专职店长,负责装车、理货配送、盘点、订单管理、经销商有效组织。店长在PC端收到订单后,会把商品放到特定的配送区域。虽然几所学校共用一个子仓库,但每所学校的货物都会分开存放,有自己专属的配送区域。

据统计,8天线上日订单量接近1万单,已建立7个大仓库和140个子仓库。每个调度员的平均订单调度能力约为每天100个订单。

为了提高配送效率和实时监控配送人员,59商店和8天在线为配送人员设计了应用程序。系统可以通过GPS随时定位调度员,查看他的位置,查看调度员是否按照系统设计的最优路线投递。

周鲲鹏改革分配方式,划分分配区块。一个经销商只负责一个学校的配送。系统会在半小时内按照学校对订单进行分类,将订单同步到相应经销商的App,经销商在独家配送区收货后即可开始。

不仅如此,系统还会为调度员规划一条完整的配送路线,并根据订单的截止时间和距离安排配送顺序。“基于最佳效率原则,先下订单的客户可能会延迟交货,但他们仍在最后期限内。”周鲲鹏解释道。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