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百态 > 猎奇八卦 / 联合国气候大会 联合国气候大会召开 世界级“宫心计”不要太精彩

联合国气候大会 联合国气候大会召开 世界级“宫心计”不要太精彩

吴育臻深海工作室

从智利到西班牙,马德里的冬日阳光并没有带来多少温暖。

比东道国突然取消更尴尬的是,作为《巴黎协定》生效前的最后一次缔约方会议,似乎距离最后确定执行规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一年一度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总是有警告、眼泪和叫喊声。然而,对其他与会者来说,气候变化会议更像是一场以“环境与气候”为牌面的“政治比赛”。至于村里谁坐谁跟牌,就看利益相关方如何解读今年最后一个“宫廷计谋”了。

曲折!东道国心胸狭隘

大会现场

有曲折。今年气候大会的会场真的换了三次。

今年的会议原定在巴西举行,但巴西因“国内问题”于去年11月撤回申请。没想到,接替巴西的智利也在今年10月30日宣布,因“国内问题”放弃主办气候大会。随后,西班牙表示愿意协助智利在马德里主办这次会议,智利将继续主持这次气候会议。

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和莱蒂齐亚王后在皇宫举办招待会,欢迎前来参加气候大会的各国政要

总统是气候会议的一个重要角色。出于外交考虑,主席通常会尽一切努力推动裁谈会取得成果,避免无果而终的尴尬。更妙的是,如果一份重要文件能以东道国开会地点命名,那就是外交加分。回顾历史,《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就是这样诞生的。

但这次会议的尴尬之处在于,智利仍然是主席国,而西班牙却成了东道国。“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多边主义,将承诺转化为行动。”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在开幕式上说了这番话。智利总统皮涅拉向会议发送了一段特别视频,感谢西班牙政府愿意主办这次会议。然而,外界很难预期传统的总统外贸交易会会显示出扭转乾坤的效果。

更何况,西班牙在“出人头地”的问题上有自己的算计。

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和莱蒂齐亚王后在皇宫举办招待会,欢迎前来参加气候大会的各国政要

西班牙看守总理桑切斯能否成功组阁尚不确定,但西班牙媒体认为,马德里气候会议是看守政府的一项重要外交成果,“对扩大西班牙的国际影响力具有重要意义”。此外,据欧洲环境署称,由于气候变化,到2050年,南欧的旱地作物如小麦、玉米或甜菜的产量可能会减少一半。作为一个农业大国,西班牙对气候变化的积极态度不难理解。

西班牙生态转型部长表示,西班牙计划在2050年实现“零排放”。但是,由于西班牙目前的政治僵局和一些行业的强烈反对,很难说该计划能够成功实现。从这个角度来看,从东道国的角度来看,马德里会议能走多远并不乐观。

佩洛西在这里,“代表美国”的是谁

气候就是政治。

为此,美国人给世界人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当特朗普总统俏皮地退出《巴黎协定》时,他高喊“美国第一”。目前,以厌恶气候问题著称的总统将出现在伦敦北约峰会上,并继续高喊“美国第一”。

特朗普没有派高级官员参加气候大会,没有人感到惊讶。但总有“惊喜”,比如特朗普的“克星”,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带着一群民主党人来了。

佩洛西在马德里气候大会

佩洛西是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气候变化的?民主党支持多边主义?。。。。。。

这些都不重要。你的蜂蜜,他的砒霜。

相比经常“对自己的孩子不满意”的特朗普总统,佩洛西对气候变化的热爱是非常及时和恰到好处的:穿着红色西装出席会议,在推特上与联合国秘书长握手,并说“我们美国人还在这里”,“重申美国人民对气候危机的承诺”就足够了。

或许特朗普总统应该学习政敌的“智慧”。不怎么出国的佩洛西,一天只发了三条“气候推文”,得到了美国网友的一片称赞。在目前的选举中,弹劾仍在继续。什么比投票更重要?

但是,也有很多网友目光犀利。有网友认为佩洛西代表美国,很“总统”。

有的直接贴了一个有意义的漫画。

美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已经缺席太久了。这一次,我希望美国人能从精彩的龚都戏剧中抽出一点时间,仔细倾听参与国的声音。毕竟在同一天空,美国人每年都会抱怨加州的酷热和纽约的大雪。

欧洲人还在乎领导力吗?

单边主义正在气候变化领域蔓延。近日,美国正式启动退出《巴黎协定》的法律程序,部分发达国家也表示正在考虑开征碳边境调整税。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目前不缺乏防止全球变暖的科学知识和技术手段,“缺乏的是政治意愿”。曾经在减排思维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欧洲人有哪些?

欧盟新任女主席冯德莱恩在大会现场

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可能是欧洲的一个机会。她出现在马德里,并在气候大会上首次亮相。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打算推行自己的“欧盟绿色政策”计划。她此前曾透露,她希望欧盟的碳排放在2030年前至少减少50%,甚至55%。同时,欧盟还将考虑对污染严重的外国企业征税,以保护欧盟内部的环保企业。会议前夕,欧洲议会宣布欧盟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敦促欧盟成员国采取更有力的环保措施。

但另一方面,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正面临着欧盟和持不同意见的成员国影响力的下降。今年以来,英国等几十个国家都提出了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零净排放”的目标,但至今没有几个国家颁布具体政策。

另一位有争议的气候活动家、瑞典“气候女孩”格蕾塔·汤伯格的经历似乎更好地反映了欧洲环境问题的微妙之处。Thonberg乘坐火车、轮船和其他低碳交通工具前往智利。当她得知位置改变时,她被困在半路上,不得不在社交媒体上发消息寻求帮助。“因为联合国气候大会改变了地点,我需要一些帮助。我在去会议的路上,但这是错误的方式。现在我需要想办法在11月横渡大西洋。如果有人能帮我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我会很感激的。”

欧盟新任女主席冯德莱恩在大会现场

总之,欧洲人之间有很多纠葛,想要气候领导还是需要实际行动的。

时间窗口已经很小了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

有没有真正想解决问题的参与者?

当然,还有小岛国。四十四个岛国在会前发表联合声明,敦促所有国家在工业革命前将控制全球温度的目标降低到不超过1.5摄氏度,并立即大幅减少温室气体。马绍尔群岛总统海因(Hein)通过视频链接向会议发出警告,如果政府未能在未来一年内做出强有力的减排承诺,将相当于“判处我们的未来死刑,并迫使我们的国家灭亡”。

在大国中,中国对气候变化的贡献是真实的。

中国最近发布的《2019年中国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和行动年度报告》显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政府积极承担符合自身发展阶段和国情的国际责任,认真落实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和行动,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做出贡献。据中国生态环境部初步测算,2018年全国碳排放强度将比2005年降低45.8%,提前实现了2020年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降低40%至45%的承诺,基本扭转了温室气体排放的快速增长,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耗的14.3%。

中国代表团副秘书长、生态环境部气候变化司副司长陆表示,中国代表团将在本次会议上发出支持多边主义的强烈信号。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将全力支持多边主义。

气候变化关系到人类的共同未来。鉴于应对气候变化已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性问题,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利益和需求的国家将在年度气候大会上发表意见。

只是这一次,留给谈判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上个月发布的年度《排放差距报告》从科学的角度展示了气候变化的严峻形势:即使巴黎协定下的所有无条件承诺都得到履行,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仍可能上升3.2摄氏度,带来更广泛、更具破坏性的气候影响。

面对真正的全球危机,我们希望所有国家都选择“握手”,而不是“放手”。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