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内涵段子 / 陈柏槐 湖北首虎陈柏槐以集体研究为名渎职 获刑17年

陈柏槐 湖北首虎陈柏槐以集体研究为名渎职 获刑17年

现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的前湖北省政协副主席陈柏怀,在春天去秋来的时候,急切地等待着二审的消息。

此前,2015年4月17日,65岁的陈柏怀因滥用职权收受贿赂283万元以上,被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7年。陈柏怀提起上诉。

《财经》记者获悉,在滥用职权方面,法院在党组会议和湖北省农业厅厅长办公会议上,一审认定陈柏怀提议、领导并决定以集体研究的形式,将国家划拨的489亩畜牧科研用地非法转让给深圳泰然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北国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行经营开发。

这是被明确定罪后“集体研究”失职的典型案例之一。2013年1月,“两高”发布司法解释,首次明确将依法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在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如何区分以“集体研究”为名玩忽职守的责任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特别是在土地资源、生态环境等领域。,存在行政部门或地方党政部门在研究违法决策时渎职的现象。事发后,涉案人员拿出“集体研究”作为挡箭牌。这种失职一旦发生,其影响将是深远的。陈柏怀案引发的连锁反应还没有消失。

转让科研用地489亩

陈柏怀,1950年出生,武汉人,华中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区域经济学专业毕业。

1971年陈柏怀参加工作时,是个普通的农业技术员。他在湖北农业系统工作了30多年,事业稳步上升,直到担任党委书记、农业厅厅长。

2009年,陈柏怀当选湖北省政协第十届委员会副主席。

2013年11月19日,陈柏怀因涉嫌违法违纪接受调查。2015年4月17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收受贿赂罪判处他17年有期徒刑。

陈柏怀是中共十八大后湖北的“第一老虎”。犯罪的主要原因是非法转让下属单位489亩土地。一个402亩的地块位于武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南临湖北畜禽养殖中心。

土地原所有者,即育种中心,是湖北省农业厅下属机构。土地原用于畜牧科研,属于国有划拨土地。现在,这就是深圳泰然股份有限公司在武汉建设的人文滨水小镇——泰然南湖玫瑰湾项目。

早在2004年,湖北省农业厅就开始规划该地块的商业开发。这时,陈柏怀刚刚担任农业局长一年左右。据《财经》记者获得的司法文件显示,当年1月,陈柏怀召开党组会议,讨论养殖中心的土地开发问题,并提出与房地产企业合作开发,所获得的经济收入用于弥补农业部对未完成建筑的盘活和养殖中心的搬迁资金不足。

党组会议通过后,同年6月,湖北省农业厅成立了南湖发展办和南湖发展领导小组。南湖开发办的职责是研究南湖开发的总体规划,谈判协调南湖开发的重点项目等。

得知这个消息后,2004年12月,陈柏怀的老朋友胡爱民带着深圳泰然的负责人来到武汉,与陈柏怀等人商讨合作开发事宜。胡爱民曾在湖北省政府工作,与陈关系很好。

由于需要的资金数额巨大,湖北省农业厅最终决定通过商业运作来振兴南湖地块,以解决资金问题。时任农业厅副厅长的梅祖恩坦言,这是陈柏怀提出的。

通过胡爱民的牵线搭桥,2004年12月,陈柏怀、梅祖恩代表湖北省农业厅与时任深圳泰然董事长的马新建、副总经理李海强协商,双方同意收购养殖中心100亩土地,共同开发300亩土地。前100亩按每亩63.8万元的价格出让,后300亩合作开发收益按3: 7的比例分配。

随后,南湖开发区办公室起草了100亩土地出让协议和300亩土地合作开发意向协议,促使陈柏怀提交主任办公会议研究。

2004年12月底,陈柏怀主持主任办公会议和党组会议,同意并授权育种中心与深圳泰然签订协议。2005年1月,陈签署并批准了育种中心提交的商业开发400亩土地的请求和协议。

根据协议,育种中心需要与深圳泰然的控股公司深圳泰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作,通过上市交易取得土地使用权,不需要支付投标价50%的土地出让补偿费。

非法上市交易

改变国有土地使用性质的程序非常复杂,需要一系列的“操作”。

首先,育种中心向湖北省政府提交了书面请求。内容是:养殖中心400亩土地与开发商合作,开发商支付省级畜牧科研生产基地搬迁预付款,土地挂牌由东湖区国土资源局办理。

事实上,育种中心的要求并没有提到它已经与深圳泰然签署了协议。9年后,陈柏怀因涉嫌失职被免职。省政府办公厅负责人认为,未经省政府和省财政部门批准,与开发商签订土地出让开发协议属于违法行为。

经调查,陈柏怀交待,请示时未上报协议签署情况,以免让省政府知道农业部是“先行动”。他以前在省政府工作,“知道这些手续,看到当时大家都这么干,他也有运气,以为是农业厅的事”。

湖北省政府接到请求后,要求省国土资源厅提出意见。后者答复说,由于原批准的土地用途发生变化,只有根据相关规划和法律批准改变原用途后,才能进行商业开发,土地使用权需要在土地市场公开交易。

以上意见转回湖北省农业厅,湖北省农业厅发给武汉市国土资源局的业务请求函也收到类似回复。

随后,由陈柏怀签发,农业部向时任副省长刘提交了报告,要求搬迁育种中心基地。刘指示当时的湖北省国土资源厅“与武汉市规划局协商”。请示到武汉市规划局后。

事发后,刘向调查人员解释说,由于涉及规划,他向省国土资源厅作出了指示。说明的意思是:能做就按照政策和程序做;做不到就不要做。育种中心处置土地资产不是它的事,应报请其他有关领导批示。

根据有关规定,需要改变土地用途和土地使用权的,应当经有关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并报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批准。在城市规划区内,改变土地用途的,应当经有关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后方可实施。有了批准文件,才能依法进行变更登记。

目前还不清楚这个400亩地块的土地用途何时以及由谁批准最终变更。根据司法材料,经湖北省农业厅和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协调后,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宣布土地挂牌出让。

根据2005年7月的公开上市公告,土地用途显示为住宅。

在当年的上市文件中,育种中心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投标人必须帮助完成4个国家重点畜牧科研生产基地项目的搬迁改造,安排育种中心150名员工就业。时任深圳泰然董事长的马新建后来作证称,上述条件是深圳泰然与南湖发展办公室共同协商的,目的是排挤其他竞争对手。

根据司法文件,一个插曲是武汉某企业想参与这个项目,但因为条件苛刻而提出质疑。陈柏怀等人得知后,找人劝说公司退出竞争。

同年8月,武汉泰然以3.6229亿元的底价成功退市,随后向国土部门缴纳土地出让金1.81亿余元。按照规定,武汉泰然也要向育种中心赔偿1.81亿多元,但武汉泰然实际支付了6380万元。育种中心出具虚假证明,称已收到1.81亿多元帮助武汉泰然尽快办理土地使用权证。

一年后,湖北省财政厅在得知育种中心转让国有土地后,向湖北省政府报告,此事未按规定提交财政厅审批。湖北省政府指示农业部进行整顿。对此,陈柏怀要求农业部有关部门研究“对策”,但实际上并没有实质性的整改。

此外,养殖中心还有240亩剩余土地。2007年,陈柏怀介绍朋友段鑫与南湖开发办洽谈,同意以每亩8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湖北国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截至2011年,该公司以上市价格获得了86.47亩土地的使用权。操作方式与上图类似。

集体研究责任的定义

事发后,国土部门认定涉案土地挂牌交易违法,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6.106亿元。其中,武汉泰然涉及的土地评估价值超过10.65亿元,造成国家损失超过5.42亿元。

滥用权力往往伴随着贿赂。根据司法文件,陈柏怀协助深圳泰然获得国有划拨土地,配合开发南湖玫瑰湾。2005年7月至2008年底,陈柏怀收到时任深圳泰然负责人马新建等人70万元。此外,2003年至2013年,陈柏怀利用担任湖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湖北省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为武汉嘉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提供资助,获得财产213万余元。

庭审中,陈柏怀否认指控,称自己在侦查阶段的供述是“胁迫诱导”的,要求无罪释放,因此被称为十八大后第一位拒不认罪的堕落官员。

陈柏怀认为,育种中心的土地出让是湖北省农业厅党组会议集体研究决定的,在主任办公会议上进行了“公投”,由全体与会人员签字同意,不应由他个人负责。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现,湖北省农业厅未经行政部门批准,批准育种中心使用国家划拨的畜牧科研用地进行业务开发,农业部未经批准,批准国有资产转让。非法转让协议自始至终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虽然涉及的土地是上市交易的,但交易过程明显违法。

在土地非法转让中,陈柏怀起到了提议、引导和决定性的作用。“虽然经过集体研究,作为集体会议的党委书记、主任和主持人,陈柏怀对违法决策的后果负有主要和直接的责任。”

对于“集体研究”失职罪,如何追究违法者的刑事责任?这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突出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陈柏怀被捕前一年,“两高”发布了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表示,对于许多人,特别是上下级,或者集体研究的失职行为,违法决策的责任人往往以集体研究为借口推卸责任,以前的一些做法只追究具体执行者的刑事责任。“这种‘抓小放大’的现象违背了问责机制的基本要求,既不公平,也不利于预防和惩治犯罪。”

最高法院第二刑事庭庭长裴显丁认为,在土地资源和生态环境领域,存在着行政部门乃至地方党政部门集体研究违法决策的失职现象,在有害结果发生后,涉案人员往往以集体研究为由推卸责任。一些负责人还以集体研究为幌子,刻意掩饰个人意愿。

因此,为了明确刑事责任主体,应以“集体研究”的形式,对玩忽职守罪依法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至于具体执行人,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追究刑事责任还是从轻处罚。

据《财经》记者梳理的数据显示,从十八大到2015年1月23日,被撤职的631名主要官员已经超过了腐败案件。

在公布的案件中,湖南省张家界市政府前秘书长白也被控利用集体研究非法决定超越其权限的事项,并同意非法使用开发区企业的工业项目用地。被国土部门罚款167万余元,造成公共财产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此外,白还被控受贿。可见,“集体研究”幌子下的玩忽职守罪往往与受贿罪交织在一起,是目前值得关注的一种犯罪。

一审宣判后,陈柏怀不服上诉,目前没有二审消息。二审期间,陈的辩护人是北京市中通律师事务所律师。他认为,通过集体研究发现陈柏怀违规非法转让涉案土地是错误的。陈和湖北省农业厅都没有超越土地管理部门划拨国有土地的管理权限。湖北省农业厅只是育种中心报告中的一个环节。最终收回国有土地、出售并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是国土部门。

另据报道,时任湖北省农业厅副厅长、后成为湖北省政协常委的梅祖恩、南湖开发负责人张、养殖中心法定代表人马也被免职并分别处理。

陈柏怀案的影响不止于此。根据武汉市国土部门出具的证明,涉及的土地交易违法,武汉泰然公司非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权证被依法注销,应依法注销。但2007年底泰然南湖玫瑰湾项目一期开盘,后期项目陆续报建开盘,大部分楼盘已经上市。

所以买了尾盘的业主受到了影响。买家玛丽去年年初买了玫瑰湾二期的房子。她说:“当时物业顾问说年底可以交房,但购房合同日期写在今年6月底。我们看房子的时候,也看到整个房子都盖好了。只剩下走廊装修和电梯施工,所以我相信房子可以在去年年底交付。”

然而,到2015年6月底,按照合同约定,房子没有交付,玛丽直到8月初才拿到房子的钥匙。《财经》记者8月7日看到武汉泰然出具的延期付款声明,称泰然南湖玫瑰湾二期2区8号楼、9号楼“因某案影响延期”,已取得相关竣工备案文件,将按合同付款。玫瑰湾二期二区8号楼、9号楼约200户。

购房合同还约定,自交付之日起365日内,由出卖人主动办理该商品房产权登记手续。玛丽等人能否如期拿到房产证?目前没有固定的数量。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