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内涵段子 / 阿拉泰隼 卡塔尔花亿元在新疆建隼类猛禽繁育中心 疑洗白偷猎

阿拉泰隼 卡塔尔花亿元在新疆建隼类猛禽繁育中心 疑洗白偷猎

卡塔尔某组织斥资1亿元在新疆阿勒泰建立猎鹰和猛禽繁育中心,涉嫌偷猎。

卡塔尔最富有的人总有一个嗜好,就是享受猛禽和猎鹰。在电影《无人区》中,黄波扮演一个冒着生命危险偷猎“阿拉泰猎鹰”的偷猎者,买家是一个阿拉伯王子,价值100万英镑。

该报最近获悉,新疆阿勒泰将在三年内投资近1亿元建设猎鹰育种研究中心,投资方是阿拉伯国家卡塔尔的一家机构。这一举动引起了公众对投资者动机的质疑,认为这是对非法偷猎的粉饰。甚至有网友称其为“卡塔尔首富在新疆建立的狩猎场”,担心这样不仅不利于对猎鹰等猛禽的保护,还会进一步恶化猛禽本已危险的处境。

新疆阿勒泰将斥资近1亿元建设猎鹰育种研究中心,投资方是阿拉伯国家卡塔尔的一家机构。

环保组织成员刘慧丽对《南华早报》表示,该项目的合理性值得怀疑,是否涉嫌变相买卖濒危物种仍有争议。在对偷猎监管不严的情况下,应停止此类项目。

卡塔尔投资1500万美元培育猛禽

据新疆林业部官网发布的消息,7月3日,“新疆猎鹰育种研究中心项目”开工仪式在阿勒泰市八里八盖乡举行。该项目历时3年,总投资1500万美元。投资方是与新疆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合作建设的卡塔尔生态保护与鸟类协会。该中心建成后,将成为中国第一个猛禽繁育研究中心,每年可“在中国和加拿大繁育200只猎鹰和野外飞行,每年在新疆繁育1500只斑点大鸨和野外飞行”。

网友“北京第八天——野鸟摄影”在微博上发帖:“这玩意感觉像是合法捕捉家养猛禽。这一次,中国人的狩猎彻底结束了。”“自然爱好者之友”表示:“中国政府应该作为卡塔尔猎鹰需求的受害者提出抗议,而不是接受这笔钱来深化偷猎刺激。”《深疆——席瑞》说:“卡塔尔人给钱,奶就是妈!斑点蟑螂是它们猎鹰的目标。猎杀蟑螂就不用说了,为了保持自己高贵的品味,在新疆花了不少钱,我们相关单位也乐得跃跃欲试,跃跃欲试。”

猎隼又称猎鹰、风筝,是猎鹰的一种,是大型猛禽,是我国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禁止捕捞和交易。然而,在一些阿拉伯国家,猎鹰是“富人的玩具”,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在很多影视作品中,阿拉伯土豪穿白袍,手握猎鹰是标准的。在阿联酋,猎鹰不仅有护照,还可以和主人一起坐飞机买票,被视为重要的家庭成员。

据Caijing.com介绍,野生珍稀白猎隼的价格可达1亿里亚尔,圈养猎隼的价格约为5000里亚尔。一些不法分子在利益的诱惑下,在中国从事非法捕获和走私活动,对这一物种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根据ifaw北京猛禽救援中心猛禽救助者张率提供的数据,阿拉伯国家每年需要从其他国家购买6000 ~ 8000只猎鹰,但生产国的合法出口量为351只,直接导致中国走私日益猖獗。20世纪80年代,新疆每1-3公里就能发现一对猎隼,但2010-2012年的调查显示,在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46800公里范围内,只记录到4只野生猎隼。

涉嫌打着公益的幌子买卖老鹰

卡塔尔对猎鹰的巨大需求导致野生猎鹰数量急剧下降。国际环保组织对此施加了压力。卡塔尔在其他国家设立了繁殖中心,以增加猎鹰的数量,这也是为了缓解国内市场的需求和环境组织的压力。卡塔尔每年都会检测哈萨克斯坦、俄罗斯、阿联酋等国家的猛禽数量,证明对猎鹰数量没有太大的影响和危害。

新疆某研究机构的一位未具名学者向本报介绍,卡塔尔人非常喜欢打鹰,对鹰的需求很大。老鹰在中国是有合法市场的,但是中国的老鹰数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因此,他们在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家投资建立了猎鹰人工繁育中心,繁育出的猎鹰被走私到卡塔尔市场。英国也有一个合法的盈利性猎鹰饲养中心,专门饲养猎鹰并将其出售给卡塔尔。

学者说:“新疆这个项目,据说是公益。如果监管不力,也有可能打着公益的幌子去做类似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养殖中心的事情。不是说公益项目不行。”

上述研究所的另一位研究员刘成甚至说:“这个项目是政府打着‘研究’和‘保护’的旗号赚钱的。对老鹰真正的保护应该是改善环境,禁止偷猎,而不是搞人工繁殖。”

论文打电话给阿勒泰林业局,刘姓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回复说确实参与了这个项目,但是项目最近才开始运营,具体信息需要新疆林业厅统一发布,无法回复和回答。然而,没有人接林业部提供的电话,被《纽约时报》发现。

该报试图联系卡塔尔生态保护和鸟类协会,但未能找到相关网站和联系信息。卡塔尔驻中国大使馆告诉本报,将协助联系,但截至发稿时,大使馆尚未回复。新疆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网站和联系方式也没有找到。当地的查号台告诉该报,它的注册电话号码已经停止。据知情人士透露,新疆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是“隶属于林业部的一个空机构”。

该报从新疆林业厅官网查询到,2011年1月,新疆林业厅厅长在协会第四届理事会上当选为会长。

刺激偷猎和其他五大争议

当猎鹰面临生存危机时,人工繁殖和野生放生被用来增加种群。中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成员曾炎表示,这是“对生态的最好帮助”。曾炎告诉《华尔街日报》,卡塔尔拥有先进的育种技术,这种合作可以帮助中国引进先进的技术和理念。但是这种观点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一些动物保护志愿者从合理性、鸟类来源、偷猎等方面对这个项目提出了质疑。

争议一: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是否应该停止?

刘慧丽是环保组织自然大学鸟类与兽医学学院院长,也是《让候鸟飞翔》的执行董事。她告诉本报记者,自1991年《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实施以来,驯养繁殖是否有利于物种保护和反偷猎,目前还没有定论,新规定仍在修订中。“在政府未能对新疆猛禽生存状况进行调查,未能确保对偷猎行为进行严格监管的情况下,必须停止该项目”。

曾艳认为,既然双方都愿意合作,项目也已经谈好了,就没必要反对或者叫停。但她也表示,在种源建立过程中,应该建立一个制度来监督繁育中心不要损害野生种群的生存。

争议二:驯养的猎鹰从何而来?

按照计划,繁育中心成立后,每年将放飞200只猎鹰。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Aśvaghoṣa告诉该报,猎鹰的繁殖率很低,200只不是一个小数目,这需要至少400只猎鹰参与繁殖。此外,由于驯养期间生病或死亡,繁殖所需的猎鹰数量甚至更多。

这些猎鹰来自哪里?刘会理很担心偷猎者。结果,这些钱看似是在养猎鹰,实际上刺激了偷猎,损害了猎鹰的生存。一位参与项目谈判的业内人士向《The Paper》透露,养殖中心的斑点大鸨将从阿拉伯国家的养殖中心引进,但猎鹰从何而来?这个人说他不知道。

争议三:养殖技术到位了吗?

繁育中心的作用是帮助猎鹰提高繁殖率,但也有动物保护者担心“二代不繁育,一代多捕”。曾炎坦言,中国目前对猎鹰的繁育技术“几乎为零”,只有少数机构有野外救护技术。

会不会出现丧妻丧兵的情况?据知情人士透露,不用担心。育种中心一方面会安排人员出国培训,另一方面卡塔尔也有技术人员对新疆进行指导。卡塔尔的猎鹰繁育技术处于世界前列。卡塔尔的技术有没有可能在新疆“水土不服”?Aśvaghoṣa说,就地理和环境而言,新疆离卡塔尔很近,所以“没有大问题”。

争议四:野外飞行会刺激偷猎吗?

即使卡塔尔先进的养殖技术成功引进新疆,养殖中心也可以多养殖猎鹰,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高枕无忧。刘慧丽告诉《南华早报》说,偷猎在新疆很严重,她担心如果不严格监管偷猎,放出来的人越多,偷猎的人就越多。Aśvaghoṣa证实了这种担心,他介绍说,有许多放生后被偷猎的猎鹰的例子,主要是因为人工繁殖的野性还不够,而且人类比野生的更容易捕捉。

央视纪录片频道正在新疆北塔山拍摄《自然的力量》。该领域的专家顾问邢睿告诉《华尔街日报》,他们在早期的访问中发现了金鹰和疯疯狗的繁殖巢。7月6日,当他们再次去准备拍摄时,发现所有的繁殖巢都被偷猎者挖走了空。邢先生觉得“一个月的拍摄被放弃了。”动物保护主义者认为,“在繁殖的同时要加强栖息地保护,加强栖息地保护可能更有效率”。

争议5:为什么要在卡塔尔野外飞行?

繁育中心的资金全部来自卡塔尔生态保护与鸟类协会,卡塔尔是中国偷猎者贩卖猎鹰的目的地国之一。在刘慧丽看来,地方政府不应该接受这笔钱,而应该作为卡塔尔猎鹰要求的受害者进行抗议。

新疆林业部官网显示,该繁育中心每年在中国和加拿大野外放飞200只猎鹰,这引起了动物保护者更大的质疑。在中国坐飞机还是要担心被偷猎者“暗算”,在卡塔尔坐飞机就更不可控了。有网友担心,听起来像是卡塔尔出钱让养殖中心去抓驯养的猎鹰。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