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搞笑图片 / 海军司令张定发 海军副司令员被捕时现惊人一幕 竟拔枪自杀

海军司令张定发 海军副司令员被捕时现惊人一幕 竟拔枪自杀

  当2005年12月23日,中央军纪委张树田宣布“经中央军委检察院批准逮捕”时,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当即拉开公文包,取出手枪要自杀。2005年12月,王守业提出要到珠海去休假,并准备在当月23日下午启程。23日上午,王守业到海军司令部参加每日例会时,被总参保卫部奉命逮捕。

  王守业当时还故作镇定,问主持会议的海军司令员张定发:“发生什么问题了?不要搞错!”张定发说:“不会搞错。你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了。”

  会上,当中央军纪委张树田宣布“经中央军委检察院批准逮捕”时,王守业当即拉开公文包,取出手枪要自杀,但当即被总参保卫部特警早一步夺下他的枪,并给他戴上了手铐。经检查,王守业随身公文包中有两枝德国制消声手枪,都已上了子弹,这说明王守业已预感到他的末日要来临了。分析人士指出,“跟地方上联络可以从中揩油的那批军官,一般不是大军区正职,大军区副职这一级。因为大军区正副职这一级,真正能够揩大油的,只有象王守业那个职务。或者是海军副职负责人,但主管后勤和营建的。或者是空军或者是二炮的副职负责人,主管营建,主管跟地方联系,跟财务设备有关系的,或者是总后勤部的。”

贪司令王守业

  王守业因涉嫌在担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及海军副司令员期间受贿而被起诉。2006年4月,军事法庭审理认为,王守业在1997年至2001年在总后勤部任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贪污1。6亿元,包养5名情妇,一审判处死缓。日前在北京又由死缓改判无期。官方消息称,现年62岁的王守业,被中央军委免除其海军副司令员职务。

  王守业的情妇少说也七八个,几乎遍布全国文工团,来自北京军区、南京军区、总政、总后及陆军军事学院的,“一个都不能少”。熟悉解放军事务的人士指出,由于长期以来缺乏有效监督,军队腐败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已积重难返,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出台一两个规定就能遏制的。要遏制军队腐败,必须把军队纳入社会监督的范围。

  王守业1943年3月出生,河南省叶县人。1967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土木建筑工程系,曾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海军副司令员,中将军衔。王守业也是目前为止中国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高、职务最高的军官。

  从情妇人选看王守业与谷俊山的差距!王守业与谷俊山,同为我军高级将领,又先后在同一岗位上因贪腐而落马。这两人虽然都是贪官,但是细看还是有差距的,除了涉案金钱、资产等可以量化的指标,从这两个人的情妇人选也可以看出两个人的不同。

  贪官找情妇,应该具备三个条件:

谷俊山

  第一、拿的出。贪官找情妇,即便不是国色天香,也要颇有姿色,如果能有点文化修养那就更好。

  第二、靠的住。人要可靠,不能惹事,不能翻脸。对于军队的高级将领,还要特别防止被间谍、特务借女色挖坑、码套、做局。

  第三、罩的住。情妇在外面有事了,你要想辙摆平;情妇跟你整事了,你也要想辙摆平。

  能做到上述三条,找情妇才可算是成功的。当然了,能做到有难度,在现实中,贪官被情妇举报基本就是因为靠不住、罩不住。

  根据上述三个条件,看看王守业和谷俊山的情妇人选说明了什么问题。

  王守业的情妇,比较公认的说法是三名女文工团员、两名女机要员。显然,王守业只在军内这个圈子里祸害人,为什么会这样呢?

  论“拿的出”,女文工团员论美貌不会比演艺明星差。论“靠的住”,只要女人肯上床,靠不靠得住就看给钱多少了;而且,选择文工团员、机要员下手,还有一个 好处,那就是被特务、间谍码套、做局的可能性小。论“罩的住”,都在一个圈子里,帮情妇摆平和摆平情妇都比较容易。

  通过王守业的情妇人选,就可以看出他这个人虽然贪腐,但是对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自信,或者说有自知之明,显得比较谨慎的。据说他在事发前曾提出离休,说明还是极度的做贼心虚,急于安全下庄,这也表明了他的谨慎。

王守业及其情妇

  再看谷俊山的情妇,比较流行的说法是,一名歌星,两名影视小星,一名主持人,一个高级白领。王、谷双方阵营的美貌指数,王也会比谷稍逊一筹。此外,还要看到,谷的能量更大、胆量更大、更有实力。

  谷仅从王、谷两人情妇阵容的名号对比,就可以感觉到谷包养情妇的开销要大得多。谷的一个军队高级将领和军外来路不明的女人鬼混,他就不怕被间谍、特务码 套、做局?不怕被情报机关盯上?他敢把手伸到军外,说明他能在军外帮情妇摆平或摆平情妇,军内、军外一样罩的住,能够做到军内、军外通吃。

  由此可见,在搞情妇这个事情上,谷俊山很有点“霸气”,只考虑自己是否看得上,能否拿的出,至于是否“靠的住”、“罩的住”,对于他来讲似乎完全不是问题。所以,不看王、谷二人的涉案金额,仅从二人的情妇人选就可以看出,谷俊山玩的更大,王守业相比起来那是相形见绌了。尽管还未见到司法审判的结果,但是凭感觉谷俊山比王守业为害更甚。同为巨贪,王是巨贪中的小玩闹,而谷则是巨贪的中的大手笔。

  这真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想想当年,我军将士为了新中国前仆后继;再看看今日,两名高级将领,在同一岗位上先后落马,前任被严惩了,后继者不仅不引以为戒反而变本加利,形成我军历史上罕见的“前腐后继”的“奇观”!情何以堪啊!

  刘志军和谷俊山,是近期我国政界、军界的两大着名贪官,他们不仅非法敛财无数,还玩弄女性、大肆淫乐。

据传,新版红楼女明星中有很多都是刘志军的情妇

  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从基层一点点的爬上来的。刘志军起先就是一个养路工,谷俊山在平步青云之前就是一个副营级军官。如果两人最后都走了正路,也许两个人的故事讲成为很好励志题材,但是,知道人性之恶,就知道这种励志题材只能是影视编剧编造的故事而已。

  可以想象,两人在向上爬的过程中,个人的欲望是被极度的压抑的。刘志军娶了领导的千金,他的选择很难说是出于爱情还是为了攀高枝;谷俊山在副营级职务上,估计也不会娶到什么美女。因此,他们在飞黄腾达之前的循规蹈矩,不能说他们多高尚,只能是未成气候之前的蛰伏而已,一旦他们身居高位,长期被压抑的欲望就会爆发出来。

  曾经有一做过官员情妇的女人,说过这样一件事:一个官员在和她一次尽情淫乐之后,对她说:“我做了一辈子的官,今天才真正做了一回人。”短短一句话,可以让人充分体会到长期压抑被释放后的极度快感。

  谷俊山和刘志军第一次淫乐时是否有类似的感慨,我觉得可能性很大。有了第一次,贪官对淫欲的放纵将不可收拾。到了后来,谷、刘追求的恐怕不是“做人的感觉”。

  在自然界中,强大的雄性动物往往占有大量的雌性动物,人的潜意识里,也有以占有更多、更好女性以显示自己成功的心理,因此,当刘志军、谷俊山大搞演艺界女星的时候,他们享受的是“做王侯将相的感觉”。

  贪官、淫将的层出不穷,只能说明人性之恶,如果没有制度的全程约束,人性之恶的爆发是早晚的事情。有一句话既简单也蕴含了深刻的道理——“领导也是人嘛!”

  论玩女人,谷俊山比刘志军差太远了!

  上次我发帖说,同为贪官,贪官和贪官之间相比,论能力、实力和胆量,彼此之间还有有相当大的差距的。

  例如,王守业搞女人,只能搞搞女机要员、女文工团员,而同为军中败类的谷俊山,则可以把手伸向社会,搞女白领、女明星、女歌星。这两人相比,实力、能力和胆量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

  但是,当谷俊山遇见了刘志军,恐怕也是要“小巫见大巫”了。咱们还可以从玩女人这个贪官共同的嗜好上说起。

  据说谷俊山曾经狂言,中国的女星他都玩遍了,这除了说明他胆大、钱多之外,恐怕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再看刘志军。为了玩女人,与丁书苗合谋成立了一个影视公司,这招尼玛简直绝了!——其一、做为这家影视公司的后台老板,刘志军就可以利用演艺圈中“想上戏先上床”潜规则,尽情享受那些急于在演艺圈中出人头地的年轻女性。一旦影视公司发展起来了,年轻的女星就会源源不断的送上刘志军的床。

  其二、女星靠上床而走红,自己也会顾及星途,一般不会乱咬,刘志军搞起来很安全。

  其三、大把的女星掌握的刘志军的手上,这既可以为自己打通仕途,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做自己的卧底。

  其四、拍出的影视剧叫座了,还能有投资收益。而且,以出演角色做交换,还可以剩下大笔淫资。

  当年在香港,有些知名影视公司就有黑道背景,老板就是黑道大哥,真是既赚翻了也爽翻了。所以,刘志军为了玩女人能想出成立影视公司的招法,既显示了实力,也显示了能力。

  就看丁书苗筹拍的第一部片子,上来就是“红楼十二钗”,真是太有才了!要是拍其他题材的片子,女主角加女配角,顶多安排三、四个年轻女孩子出演,一部《红楼梦》,少女、少妇这样的角色都加起来至少二、三十人,这样的阵容摆在刘志军面前,那真是爽歪歪呀!所以,谷俊山比起刘志军差太远了。谷就象是一暴发户、傻大款,动辄就要用钱砸人;而刘志军则把淫乐上升到了事业的高度,追求财色、名利俱收的境界。

  刘志军的确是人才,但是,这样的人才越多越是党和国家的不幸。幸好,目前发现的军中贪将还没有达到刘志军的境界,但是,如果不及时解决暴露出来的问题,自王守业和谷俊山之后,难保不会出现“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局面。事已至此,唯有期待新任我军统帅能够铁面无私,从严治军,以不负人民的期待、告慰先烈的英灵。

  抓供出“推手”丁书苗

  2010年七八月间,有关部门了解到,某大型国有企业在中标铁路项目后,从账外划给了丁书苗的公司约1亿元。

  当时,国家审计署正在对京沪高铁进行例行跟踪审计,上述国企也参与了京沪高铁项目。有关部门于是将线索提供给审计人员。审计署随后对该企业展开延展审计,这家企业很快承认打钱给丁书苗,并表示这是招标潜规则。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