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趣闻 / 黑老大刘汉 黑老大刘汉手下四朵金花曝光 一线女星开路

黑老大刘汉 黑老大刘汉手下四朵金花曝光 一线女星开路

新京报报道,湖北咸宁检察院通报,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21项罪名被检方提起公诉。

刘汉一好友王军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刘汉对朋友很大方,逢年过节,给朋友的红包上万元。刘汉曾经向王军提及,他有一次在澳门,赌债不计算在内,光是消费,就花了70万,其中花费25万元给他人提供一位小有名气的女艺人过夜,此新闻一经传来网友立刻展开天马行空的想象这个女星究竟是谁啊?

刘汉

俗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女明星们的“饭局价”、“陪睡价”更是高的令人咋舌,但是有需求就有市场,不少富豪都为了一亲女星芳泽而花下重金。娱乐圈就是一个大染缸,里面充满了情色交易、权钱交易,以及女星有时候难以抵制的“潜规则”。想红就得被“潜”,否则处处受人排挤辖制,确实是很无奈的事情。

近日,名导演单联全前日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还是忍不住不断“放炮”,踢爆演员炒作、老板包女星、导演编剧请枪手等种种潜规则和不良现象,“人人都说商业打假,其实艺术打假才迫在眉睫!假酒至少有酒精,但假艺术里,全是水!”

什么陪睡陪酒之类的是炒作的噱头全是媒体和明星借这炒作自己,内心存在不良目的,如此日益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可见,我们以往见到的所谓“潜规则”只是冰山一角,隐藏在私下的肮脏腌臜交易不知还有多少!

笔者记得,台湾女演员、主持人田丽爆料称,岛内九成女星陪吃、陪睡,“几乎快要全军覆没”。韩国女星则更干脆,只有陪睡才有机会!看来,娱乐圈的“潜规则”真的到了该彻底出重拳整治的时候了。还有前段时间韩国传出大量一线女演员遭潜规则床照曝光等,都说明了一个问题,潜规则确实存在,到底是敲门砖还是一种耻辱,相信每个女星心里都有一杆秤吧。

刘汉曾在香港临幸女星

用肉体换位子,女星常常传出所谓‘饭局价’、‘包养价’,这也是一种潜规则。哪个刚刚出道的女星不想在台里崭露头角啊? 苍蝇不盯无缝鸡蛋,脚正就不怕鞋歪,真是期待有关部门好好给力打击一下这些歪风了,别让圈外人看扁了,毕竟你们也算是搞艺术的,德艺双馨四个好字别糟蹋 了!

其实,娱乐圈有不择手段的“放荡女星”,也有坚守牌坊的“贞洁女星”,任凭何种诱惑,始终不动心,至于陪睡更是被这些女星远远拒之门外,顶多就是象征性的陪酒而已。当女星在公众面前风光无限时,我们要想到其背后的艰辛不易,如果说哪一个女星低俗炒作、借机上位,我们也要理解,因为她们更多的时候,是迫不得已,身不由己,不能自己!但,笔者力挺那些好女演员,就为了她那份坚贞,对爱的执着。

看完你就知道 刘汉背后央视都不敢说的靠山

对一个相当于黄光裕式的巨富,刘汉在公诉前,被新华社长篇通讯揭露涉黑内幕,称此案“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试问,涉及多大高官的案子,要如此高规格?而《人民日报》也发评论称,背后的“保护伞”也将随着案情的进一步审理而公之于众。刘汉是谁?看了这篇文章,你会觉得,电影《纸牌屋》真的好幼稚,这才是大片啊。

上世纪90年代,刘汉进军期货市场,1994年到1997年炒作大豆、钢材等期货,在此期间,与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亿万富翁袁宝璟发生纠纷。1996年,刘汉通过广汉市的期货交易所的人,修改交易规则,隐藏席位,致使袁宝璟的高粱期货损失损失9000万。

刘汉

实际上,四川的刘汉、北京袁宝璟、上海周正毅都参与了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都发了财。特别是炒股历史长的人,看到此处,该如何感慨啊?

交涉未果,1997年2月1日,袁宝璟派出两路人马,同时赶赴蜀复仇,一路通过辽宁省辽阳市黑老大杨忠学,雇佣的李海洋、孙利;一路是袁宝璟的掘墓人、原辽阳市刑警大队长汪兴,此人下海后,投奔袁宝璟。

第一路人马在一家酒店门口,对刚上车刘汉开枪,枪响两声,均未中,刘汉遁逃。事后传言,当时刘汉的保镖挡了子弹。唉,只能说东北人不专业,四川人太敬业!此案长期未破,直到2001年,凶犯落网,杨忠学死缓,李海洋无期。

袁宝璟爱抚了一路人马的后事,没想到第二路人马中,昔日好友汪兴从1998年起,屡次用自己掌握的赴蜀追杀的内情,敲诈袁宝璟长达三年。袁宝璟忍无可忍了,于2001年11月派堂兄袁宝森刺汪兴,汪身中11刀,没死。痊愈后,2002年8月,汪兴向公安举报袁宝璟:一、袁宝璟挪用公款16亿用于股市作主郑百文;二、枪击刘汉;三、伪造国库券;四、杀人灭口。

各位,看到郑百文,你又作何感想?人海茫茫啊,竟然在此相见。反复举报,没有动静,灾难来临,2003年10月4日,汪兴被袁宝森枪杀于自家门口,一个月后,袁氏兄弟被捕。

让人诧异的是,对这一起命案,法院宣判袁宝璟、他的哥哥袁宝琦、堂兄袁宝森死刑,堂兄弟袁宝福死缓,几乎是四命抵一命。

更值得玩味的是,原定2005年10月14日将袁宝璟执行死刑,但后被暂缓执行,期间传出袁宝璟捐出了几十亿元,但仍在2006年3月18日被执行死刑。在押期间,袁宝璟竟然一直未立书面遗嘱,因为他根本相信自己会判死刑,一直寄希望二次改判,临到最后行刑前,才匆忙说:“财产都给卓玛,你们就听卓玛安排吧。”

原定2005年10月执行的死刑,为何拖到2006年3月,在这半年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逆转了结局?

今年2月20日,新华社的报道称,当时,“为了寻求更大的保护伞,刘汉不仅大肆结交官员,还利用自己的妻子,结交官员夫人,从而接近官员。”从成都到北京,“他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也就是说,刘汉遇到了贵人。

刘汉认为评判一个男人的好坏,不是会不会赚钱,而是会不会花钱。他对朋友也大方,逢年过节,给朋友的红包上万元。有一次在澳门,赌债不计算在内,光是消费,就花了70万,其中花费25万元给某人送了一位小有名气的女艺人过夜。

刘汉好赌,2011年至2013年3月期间,多次在澳门赌博,欠下2亿赌债。“公海赌王”连卓钊曾从刘汉手中赢过数千万元,连卓钊是黄光裕案中的核心人物,曾帮黄洗钱8亿。黄嗜赌如命,曾在澳门欠赌债80亿,连落网后,吐出了陈绍基等人后,悄然脱身归港。

2002年5月刘汉的保镖仇德峰、桓立柱等人在成都滋事,致1人死亡,多人受伤。2009年1月10日刘汉将广汉另一“操哥”老大陈富伟等人当街枪杀。

刘汉氏企业总部2000年从绵阳迁入成都,2001年起连续三年,年年纳税超过2亿,居蜀地民企之首。躲过枪击后的刘汉行事更加低调,只要赚钱的生意他都会插手,不过他最出名的生意是矿产生意。川西高原上的好矿产属于刘汉。

刘汉于2002年4月,出资2亿元组建黄龙电力,该公司拥有天龙湖电站、金龙潭电站、有理县电站、甘堡电站4座电站,预计总装机容量达到42.7万千瓦,年发电量将达到24亿千瓦时。2004年12月,刘汉却把最赚钱的天龙湖电站、金龙潭电站,以5亿低价卖给汇日电力。2个月后,汇日电力将这两座电站以27亿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公司,转手净挣22亿元【当年有公告】。

资料显示,汇日电力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法人代表叫陈炜民。好巧啊,这笔转让过后没几天,在2005年1月13日,法院判袁家三死一无期。

各位看官,是不是该倒吸一口冷气?一个人5亿,这是10年前的价码。

没了钉子,刘汉很得意,很多人也很得意。2009年,刘汉开展海外矿并购。汉龙集团收购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美国通用钼业公司,一举成为当时中国民企在澳洲最大收购项目,也成为世界钼矿资源量第一的企业。2010年,汉龙集团收购非洲纳米比亚境内Marenica公司的铀矿,成为中国首次进军铀矿市场的民企。

2011年,汉龙集团进军国际铁矿市场,完成了对非洲喀麦隆境内Sundance的公司战略收购,占据世界第三大未开发的铁矿石产区,目标是继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之后的全球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刘汉还在国内投资太阳能,投资76亿元建太阳能聚光光伏产业园,这些举动都被解读为刘汉试图扼住能源的咽喉。

新华社报道说:汉龙集团所向披靡,只要是刘汉出面,几乎没有拿不下来的项目;只要是该组织插手的工程和项目,其他参与者自会主动退出。在面对《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刘汉说出了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刘汉从来都是赢家,刘汉从不失手。”

刘汉案子让人感慨,能让屌丝看到重大历史事件幕后真相,看到小时候惊天大事幕后花絮,从这个角度,我们感谢刘汉。

不过,更多是伤感:屌丝永远都是屌丝;以前我们只知道富豪榜是杀猪榜,现在才发现慈善榜是伪善榜。有钱人看有钱人倒下,都会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更多感慨是: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再见了,刘汉,及你的贵人!?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