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内涵段子 / 陈布雷的女儿 揭秘: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及其夫人的惊人背景

陈布雷的女儿 揭秘: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及其夫人的惊人背景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的妻子名叫翁郁文,投身革命事业之后,将名字简化为郁文,浙江余姚人,生于书香门第,是蒋介石“文胆”陈布雷最小的女儿陈琏的表妹,陈布雷妹夫翁祖望的女儿。翁祖望是陈布雷的机要秘书,陈布雷将其五妹陈若稀嫁给翁祖望。翁祖望出生浙江书香门第,当地有名的学者,哥哥翁泽水在抗日战争时期担任郭沫若的秘书,抗战时在周恩来和陈布雷间传话。也就是说乔石之妻翁郁文是陈布雷的亲侄女。

2008年,郁文和小女儿乔晓溪在澳门

翁郁文,曾用名凌澜、林兰等,1926年10月出生于浙江慈溪。她早年曾就读于浙江省温州中学,中学时即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中学毕业后,加入新四军浙东纵队,1944年11月在浙东抗日根据地鲁迅学院参加新四军,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在上海从事学生运动。抗日战争胜利后,在上海之江大学参与组织学生运动,担任中共地下党主办的上海《联合晚报》记者和《青年知识》杂志特约编辑、撰稿人。1947年秋,任国统区全国学联党组成员。曾帮助表姐陈琏奔赴解放区。翁郁文解放前和乔石确定恋爱关系,1952年与乔石结婚,育有二子二女。

新中国成立后,翁郁文先后担任中央青委、团中央办公室秘书,杭州市委青委宣传部部长,华东局青委秘书室副主任、宣传部科长。1955年4月起,任鞍山钢铁建设公司党委办公室调研科科长、办公室副主任,酒泉钢铁公司党委副秘书长兼调研室主任。1963年4月,到中央对外联络部工作,曾任编译室研究员,研究组综合组副组长,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86年12月起,任中国国际交流协会副总干事、总干事、副会长。1999年7月离休。

翁郁文是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及外事委员会委员。

2013年1月28日,翁郁文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翁郁文童年照片

乔石1924年12月生,浙江定海人,生于上海,祖上本不姓乔,而是姓蒋。乔石原名蒋志彤。海外曾有人考证乔石与祖籍同为浙江奉化的蒋介石同宗同族。

从乔石投身中共的前期履历来看,他1948年之前在上海地下党内的任务主要还是从事党员发展工作和赤色学运的鼓动、领导工作。中共接管上海后,乔石即被安排到杭州,担任市青年委员会的宣传部长,1954年,被分配到辽宁鞍山钢铁公司,担任副处长。从中共的干部级别对照,乔石1954年的职务比起中共建政前他在上海地下党担任过的最高职务要低三级。未满16岁即加入中共地下组织的乔石从1949年到1963年还是正处级职位。

乔石家庭照片

1963年后,乔石终于因为自己的工作能力加“统战背景”而被中共高层看好,从大西北的酒泉钢铁公司直调北京,进了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从研究员很快升为副局长、局长。但好景不长,“文革”之初该部即成为“重灾区”,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指向了乔石这位蒋介石“文胆”陈布雷的外甥女婿,而且许多针对他的大字报干脆把他的名字写成“蒋乔石”,甚至有的人写成“蒋介石”。

据台湾出版的《中共研究》月刊中德茂先生的专文《乔石事略》中记载:“文革”期间,乔石曾一度被捕下狱,到一九七七年才获得“解放”复出。大陆上,对乔石“文革”期间的经历也有这样的传说,认为他当时被捕下狱是因为他的妻子翁郁文出身于国民党世家,所以将乔石打成“国民党特务”。

为此,乔石本人吃尽苦头,同时也祸及子女,所以子女们似乎是恨透了这个“蒋”字,政治风暴熬过之后,乔石一个女儿自作主张到派出所改了所有兄妹们的姓氏,从此,三个子女姓乔,一个孩子姓江,唯独没人再姓蒋。

乔石不仅做人低调,做事也低调,他的一家人包括子女都很低调,名不见经传。乔石的子女全靠自己,不利用父亲的权力。这里讲乔石两个女儿其中一个的故事。乔石这个女儿大学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硕士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留学美国后,从休斯顿的BAYLOR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在南加州大学做过博士后,现在是一所美国正规研究型大学的助理教授。她完全靠自己,不利用自己父亲的地位回中国谋私利,乔石在位时,她不回国工作,很多人与她拉近乎,都想利用她的国内关系,这么多年下来,发现她根本不利用国内关系,找她的就少多了。她和丈夫是在协和的时候相遇,他也是在美国打天下,目前是有执照的医生、教授。

乔石的子女对父母很尊重,父母鼓励他们树立自尊、自强的信念,走自己的道路。他们有自己的平静而体面的生活,并没有在中国享受过人上人的生活。

官员忆乔石:受胡耀邦赏识 被外界认为有神秘感

2015年6月14日,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逝世,享年91岁。回顾乔石一生,早年有怎样的革命经历?又在哪一个部门工作二十年,升任为部长?步入政治高层后,又提出过哪些改革举措?

早年革命经历:从事学生运动

1924年12月,乔石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职员家庭,原名蒋志彤。父亲接受过新学教育,母亲8岁时被送进纱厂当女工。尽管家境并不宽裕,但父母还是坚持供乔石读书,接收正规的学堂教育,直至大学。

1940年8月,乔石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即开始组织上海学生运动,先后任上海南方中学、光华附中地下党支部委员、书记,上海同济大学地下党总支书记。

1941年12月7日,日本奇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当天,上海租界同时沦陷,南方中学被迫停办。时任南方中学地下党支部书记的乔石提出动员南方中学的老师和同学,另外组织“四维学社”,借他校上课,并在校内组建了学校委员会,努力恢复教学秩序。

1948年1月29日,同济大学连同上海4千余名学生为争取学生自治权利,赴首都南京请愿。在上海其美路上,学生与军警发生流血冲突,多人被打伤。乔石当时正是同济大学地下党党总支书记,他本人亦和当时上海地下党学委负责人吴学谦、吴增亮等人亲赴一线,指挥了这场学生运动。

乔石本人在回忆这段历史时说:“在上海的那段日子里,我过着非常危险的生活,要时时警惕着被特务盯上。”

在中联部的二十年:胡耀邦曾称赞

1949年5月,解放军进入上海。乔石随后被调往杭州,出任杭州市委青委宣传部部长,之后历任杭州市委组织部部长、市委青委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青委统战部副部长。

1958年“大炼钢铁”时代,乔石夫妇在东北辽宁的鞍山钢铁公司工作。两年后,乔石夫妇又调往大西北,参加创建甘肃酒泉钢铁公司。到1963年,乔石夫妇被调到北京,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工作。中联部成立于1951年,负责党的对外交往工作。

此后,乔石在中联部从研究员,副局长,局长,一直升到副部长、部长。在中联部的近二十年工作经历,是乔石政治生涯的重要阶段。直到1983年7月乔石卸任中联部部长,调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中组部部长时,他在离职讲话中说,“我对中联部永远是感恩的。”

在文革期间,乔石遭受批判,最初被关进中联部的“南小楼”隔离审查,之后两次被下放到“五七干校”。1971年1月,耿飚调任中联部部长,中联部被打倒的干部逐步“解放”。乔石和郁文先后调回中联部,在新成立的“研究组”工作。

据中联部研究室前主任吴兴唐撰文回忆,胡耀邦很欣赏乔石,认为他有干劲、理论修养好。乔石性格稳重,比较内向,处事低调,平时言语不多,因而被外界认为有一层神秘感。

步入政治高层:批驳把人大与群众团体并列

1983年7月,乔石卸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调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中组部部长。1985年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成为政治局常委。

十三大乔石接棒陈云,成为中纪委书记。次年,在中央提出“经济要繁荣,党政机关要廉洁”的要求下,中纪委建立了信访机制。乔石在担任中纪委书记期间,查办了张辛泰和罗云光两名铁道部副部长。另一段往事是,湖南纪委原书记杨敏之曾当面批评乔石报告“不怎么样”。在1982年至1988年间,宋北杉担任乔石秘书,而宋北杉即是宋丹丹的哥哥。

据中联部研究室前主任吴兴唐回忆,在苏联解体后,乔石认为主要是苏联内部原因,他说:“我们可以在内部批判戈尔巴乔夫,但不要公开点名。我在一次会议上建议不要点名批判,否则就是再搞公开论战了,论战会引起很多麻烦,我们要吸取过去的教训。”吴兴唐与乔石夫妇关系亲密,有人曾告状称其是乔石侄子,乔石夫人为此专门向中央作了说明。

1980年代的最后几年,湖南邵阳社会治安几近崩盘,乔石批示“严打”,随后“严打”风暴持续了近一年。资料显示,1990年1月至9月,邵阳共破获各类刑事案件4587起,其中重大案件1241起,判处各类刑事犯罪分子2772人,其中判处死刑并已执行的就有172人。

1993年3月,乔石担任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1994年有关部门提出的机构改革方案,把人大和政协、群众团体并列,不把人大看成是政权机构。乔石对此提出:“根据宪法的规定,人大及其常委会从来是国家机关,而决不是群众组织。我说这个话,目的是为了大家进一步明确这一点。”

1998年3月,乔石卸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职务。

2012年,退休后的乔石出版《乔石谈民主与法制》一书,后来乔石将该书稿费1100万元捐出,作为“志同法治专项基金”的启动基金。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