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内涵段子 / 刘源的儿子 刘源在李讷儿子婚礼上,一语惊动全场!

刘源的儿子 刘源在李讷儿子婚礼上,一语惊动全场!

刘源和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成,作为男女方媒妁,曾促成了李讷儿子的姻配良缘。婚礼上,刘源面对几百位毛家的亲朋好友,从容讲了一段坦荡激昂的话。

说到刘源和老一辈的后人,其实还有很多没有公开报道,不为人知,仅以笔者知道的列举一二:2008年,刘源带着毛泽东的外孙王效芝、朱德的外孙刘建到湖南刘少奇的老家参加纪念活动,次日他们就一起到韶山向毛泽东敬献花篮;紧接着,又赶到安源,到三位老人家战斗过的地方凭吊……

2009年,刘源还组织孔东梅、王效芝、朱和平、刘建、任继宁专程到西柏坡,拜谒“五大领袖”塑像和当年的旧居,缅怀60年前胜利进迁北平……每次成行,他们都受到当地人们热烈欢迎;每次活动,都可写篇精彩难忘的报道。

还有一段私密性很强的佳话,值得披露——

祖先的遗留,良心陋习,好赖香臭,像一锅乱炖;泽被与贻害,后辈都要承担,优秀的思想和惨痛的教训,同样可贵。我们继承什么?全在生者自身所为。当然,必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青史凿凿:毛刘合力,国之幸、民之福,成就了历史上最辉煌的革命事业;毛刘分离,国之殇、民之难,也铸成两位伟人和两个家庭的最大悲剧。我们今人,必须力保先辈的成功,避免他们的失败,光大真理,扬弃错误。这才是真正的好后代。

这个世界上,不是没道理。往往是人们超脱不出感情,意气用事,不讲道理;或不想搞清道理,心里明知不愿信、不愿行,不按道理去做。对我们两家,最简单的事实证明,和则盛、斗则衰,合是正确、离是谬误。多浅显的道理!我们两家后人,最起码应该做到,和而不斗,合而勿离。多明白的事情!不该按理办事、敏于行止吗?

今天,毛泽东、刘少奇两位老人家,若在天有灵,看到我们举行如此盛大的婚礼聚会,济济一堂,同贺大喜,一定会为我们高兴,一定会为有这样的后代而自豪,一定会为“换了人间今又是”,而“泪飞顿作倾盆雨”!

语音未落,已是满堂掌声、喝彩,有欢呼称快的,有啧啧称奇的,有喜极而泣的……

最后刘源与大家共祝:祝新人百年合美!祝所有家庭合好!祝国家和人民和谐!祝中国和世界和平!

红火热闹中,李敏的女儿孔东梅跑过来,小声说:“刘源叔叔,你——真——棒!”

2010年7月20日,对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签署命令,授予他少将军衔。这一天,在毛新宇的工作单位——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举行了隆重的授衔仪式,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军事科学院政委刘源上将为毛新宇颁发少将军衔命令状。

刘少奇的儿子为毛泽东的孙子主持授衔,这则新闻无疑具有“爆炸性”,一时间议论蜂起,网上热炒,说什么的都有!

毛泽东与刘少奇,同为共和国的缔造者,同为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两大伟人,如今两位伟人相继离开人世数十年,他们的后人各自都有怎样的命运遭际?

看这张相片,想往昔恩怨,真让人嗟叹不已,悲喜无措

身为“红二代”的刘源叔叔来给作为侄儿的“红三代”毛新宇授予将军军衔,新闻一经发布,迅速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

那段日子,浏览网上议论的刘源,很感谢广大网民的关心、鼓励和祝福。在他看来,也有不少网评,似乎“是出于今日干群矛盾的积怨而借机发泄的;亦有以偏概全,指摘毛刘对立横加攻击的。当然,这种关注本身应予肯定,但其中却带有根深蒂固的误解”。

“且不论史籍永载,毛泽东、刘少奇同为一批革命领袖、一对老战友,一生几十年,他们最辉煌的成功,共有相生;各自最痛心的悲剧,同在相离。我们评价古今,总需推己及人、设身处地,否则只能显出我辈的苛刻、偏执,甚至是浅薄、无知。”刘源依旧那么快人快语,观点鲜明。

近两年随着毛主席热的再度升温,尤其是随着媒体报道和名人生活的进一步透明,对于毛泽东和刘少奇两家后人关系的报道,也逐渐多了起来。实际上早在1978年,刘源的妈妈王光美出狱平反后不久,听说毛泽东的小女儿李讷患病,刚四五岁的儿子没人照看,就主动带着自家的老阿姨来到她家里帮忙,带孩子,里里外外地操持。

王光美自己爱游泳,每次就带着李讷的儿子一道去。2004年夏,王光美又亲自出面,召集毛刘两家后人会聚一堂,进一步启开两家友情和亲情的新篇章。

一点不错,笔者本人就是明证。1996年,《中华儿女》杂志在三峡举办笔会,被邀请对象中就有毛泽东的小女儿李讷,而时任武警水电部队政委的刘源也恰在三峡建设工地率部队艰苦施工,正是那次笔会,促成了刘源与李讷在三峡工地的难忘相见,姐弟俩深情相拥,场面感人,也留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

毛新宇到湖南,向少奇爷爷敬献花圈,刘家的叔叔们也常在各种场合表达对毛伯伯和岸英大哥的崇敬。所有这些都在向世人昭示一个最简单的时代特征:无产阶级革命家之间的分歧或者矛盾,和世俗社会尤其是武侠小说中的江湖恩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如今有种怪现象:不少人往往只讲出身,不论表现。看其人而不看其经历和业绩

毋庸讳言,刘源是一位出色的“红二代”,他用自身特殊的人生历程和卓越的工作成绩为许多“红色后代”们树立了可贵的榜样。也毋庸讳言,并不是所有“红色后代”都有着类似的成功之路。笔者相信,随着“红二代”、“红三代”、“红四代”们的成长之路逐渐为广大人民群众所熟悉、所关注,他们背后折现出来的示范意义会对整个社会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作为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幼子,刘源对自己的家庭背景并不回避。他表示,不管这个家庭带来的是挫折还是机会,都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只能以平常心待之,把挫折变为动力,使机会用来“为公”。如此而已。

作为公众人物,刘源和毛新宇的经历公开,可供备查。同为老主席之后,不同的人生阅历,导致他们在各方面都截然不同。毛新宇经历单纯,而刘源的人生,却极其复杂、曲折,其间所受的磨难与坎坷,远超过一些普通平民子弟。

刘少奇管教子女极严。刘源十四五岁就被送到野战军、公安总队当兵,上世纪60年代全军大比武中荣获特等射手称号,还被选拔为“十一”游行的国旗护卫兵,受阅天安门。倘若不吃苦、不脱几层皮、不经严格训练,仅靠关系能有如此成绩吗?1966年底,刘少奇被打倒,刘源只好离开部队。

退回学校,刘源曾经住在教学楼楼梯下的扫帚间,接受大批判。其后,他与大多数同学一样,卷入“上山下乡”大潮,去山西省山阴县插队落户。

当时的刘源无家可归,父母被分别囚禁,兄弟姐妹全被赶出了中南海,天各一方。1968年12月24日清晨,刘源夹杂在人群之中,麻木地踏上西去的列车。刘源记得,北京火车站站台上挤满了家长们,有人痛哭流涕,有人兴高采烈。

那天,只有妹妹亭亭一人为他送行。刘源一头扎进拥挤的车厢里躲了起来,不敢见,也不想见妹妹。哭成泪人儿的妹妹在如海的送行人堆里寻找着,一个个窗口查看着,呼喊着。

火车启动了,刘源才挤到车门口,隔着玻璃门与妹妹瞬间相视,只听妹妹喊了一声“源儿哥!”就一晃而过。刘源回忆说:“当时,我胸中既没那种响应号召的狂热,也没对走进充满艰难困苦的未知世界的恐惧……”

刘源等27位知识青年被分配到山阴县白坊村插队。不久,中共“九大”召开,正式确认以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肯定了强加给刘少奇的种种罪名。从此,刘源就开始承受新一轮的“革命行动”。白天,用半原始的工具和方法劳累了一整天,晚上在被安排单独住的一间破草房里没完没了地接受批斗。

淳朴的农民迫于政治压力,不得不参加批判这个刘少奇的“黑崽子”,但暗地里,他们并不歧视他,相反给他以保护,给他以珍贵的温情。人间自有真情在。在山西农村,刘源更切身体会到中国农民的朴素真诚、博大慈爱的胸怀,“慢慢地,我仇恨一切的冰心开始融化”。

直至1975年秋,在周恩来的亲自过问下,全身黄疸的刘源“病退”离开了生活了7年的白坊村。走的那天,几乎全村的人都出来为他送行。许多老人、大嫂和媳妇都哭成了泪人,刘源也泣不成声。他这时深深地感到,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已经永远留在了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回到北京后,刘源被安排在北京起重机厂当学徒工。刚进厂不久,又适逢“四五”天安门事件,刘源自然又成了被清查的重要对象。工人们心照不宣地把他保护起来,他的师傅、老工人田文奎甚至为他担保:“我白天黑夜和刘源在一起,他没有问题!”工人们热情地教他生产技术和工艺管理,传授各种知识规程,还经常拉他到家里撮一顿。拉拉家常,发发牢骚,彼此的信任与融洽再次温暖了他的心。

1977年8月21日清晨,北京长安街的高音喇叭里传出头条新闻:恢复高考。很快,北京起重机厂传达相关文件,报考条件就张贴在车间的墙上。刘源经过仔细研读,发现政审条件中不涉及出身,只说了本人不能有历史问题、政治问题。他于是决定报考。可不久,他却得知自己的报名被厂组织部门退回,理由是“超龄”。那年,刘源26岁。

刘源不服气,因为自己是“老三届”的初中生,而高考对“老三届”的高中生都是放开的,“他们的年龄肯定比我大”。更不幸的,以刘源的年龄划线,厂子里9个年龄大过他的工友一律被卡下。一气之下,刘源给邓小平写了封信。

刘源记得,信不长,就一页纸,用钢笔书写工整,就事论事反映问题。在信封上写着“中共中央邓小平副主席”,然后贴了4分钱邮票,在自己的住处北京永安里附近随便找了一个邮筒投了进去。

10余天后,来了回音。刘源和9个情况相近的工友,全部被放行。

邓小平的批复,刘源至今没见过,“具体怎么批的不知道”,只知道邓小平批给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吴德,吴德转批给北京市负责高招的同志,最后由厂教育处通知刘源,说是可以报考了。

报考的时候,刘源认真地填了政审表。父亲一栏填“刘少奇”,母亲一栏填“王光美”,本人成份一栏填“工人”,籍贯、政治面貌、社会关系等等一概填了一个“众所周知”。

1978年初的一天,刘源终于收到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他有些激动。此时,距离父亲刘少奇辞世已近10年,母亲王光美还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刘源清楚地记得,3月8日,自己正式入学。

1978年的中国,一场彻底改变中国命运的变革的就将开始;而对于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后人们而言,则意味着一场持续10余年噩梦的终结。这年12月22日,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决定,王光美被释放出狱,随后彻底平反。

见到母亲时,刘源的眼圈红了:母亲脸色苍白,眼角布上细细的皱纹,那曾经的一头乌发已经失去光泽,白发刺目地显露出来。

在和邓小平的一次会面中,王光美提及了儿子要求参加高考的信和邓的亲自批复。邓小平微微一笑,没有作答。

其实,当年刘源报考的第一志愿是北大哲学系,第二志愿才是北师院历史系。考试结果虽然超过了第一志愿的录取线,但北大当时不敢招收这个身份特殊的学生。

刘少奇被平反后,北大曾经派一位老师专程找到刘源,问他:“你还想上北大吗?这是你原来报考的大学。”那位老师话说得很真诚:“当时没收,确实不对,现在也许可以补救一下吧。原来你报的哲学,现在上的历史,你愿意上哲学还是历史?”

刘源婉拒了。对北京师范学院,他心怀感激。

人的出身,是先天的,不能选择,无可非议;人的表现,则全在各人所为,应当是最重要的

1982年大学毕业时,刘源已当而立之年,在生命中有一半是在大起大落的境遇中度过的他,开始认真思考毕业后去向,实际也是在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此时,他的境遇与“文革”期间对比,云泥天壤,前途更可任选:

点击展开全文

QR code